第二百零九章 大结局
作者:凤翎天下 更新:2019-09-25

显然,紫玉也想起来了,也朝着兰芝看着,合不拢嘴。还没等杨若兰吩咐,紫玉便将剪刀夺了过来,眼一闭牙一咬,也直直戳向指头。

几滴鲜血又滴落在碗里,殷红一片。

兰芝也迅速照着做过。

杨若兰没想到她们两个这么机灵,等兰芝也戳了指头,又将剪刀递给慕容琰。

“你,也照着做。”

慕容琰不解的照做,嘴上却玩笑着说道:“这是,歃血为盟的意思吗?我们要结为兄弟?”

翎儿却看叶不看他一眼,充耳不闻的只顾盯着碗里的血水。

片刻之后,那些血液融汇在了一起。

“看看,果然!没有血亲也是可以相溶的!”杨若兰高兴的手舞足蹈,不是因为她发现了古人没发现的医学道理,而是因为,她推翻了那一晚的验证!

这么说来,孩子不一定是皇上的!

紫玉和兰芝并不知道那晚发生的事,见她这么高兴,互相看了看,紫玉不解的问道:“小姐,从前你在宫里头,也这样做过的,当时也兴高采烈的模样,只是比现在要端庄些。”

紫玉时时刻刻都不忘提醒这个主子,和从前的主子不一样。

是吗?以前也这样做过?怪不得她们会意的直接接过剪刀。杨若兰凝神,看着紫玉和兰芝问道:“我以前,也这么做过?”

兰芝重重点头,“是啊,夫人从前也这样做过,也是拿了一碗清水,让我和玉儿姐姐戳破指头往里面滴了几滴血,夫人自己也戳了手指。后来,也是这样,血融汇到了一起。夫人就笑了。然后我就退出去了。好久都在想夫人这么做的用意呢。”

原来是在解析医学啊!

慕容琰明白了,她之所以这么做。一定和两个孩子有关!当年那样做,是未雨绸缪,现在这样做,是为了验证那晚的结果究竟是不是绝对的真实。

这也是一直存在于他内心的心结。他相信翎儿不会欺骗自己。但就是找不到和离的解释。

如果不是她这么一试,他如何也想不到滴血认亲的做法根本是无稽之谈!毫无血缘关系的人的血液都能融合到一起,可见这验证,真是会冤枉死人!

还好他够坚定,够信任他的女人,也够自信。

杨若兰突然转面,眼神中闪闪泪花。不用说什么,他也知道她想说的是什么。

“翎儿,什么也不用说了,我一直都信。”慕容琰动容的一把将她搂在自己的怀间。用颔摩擦她光洁的额头逆天作弊器之超级杀神。

紫玉和兰芝赶紧慌张的避了出去,满脑子的疑问。

“玉姐姐,你说主子们是在做什么啊?”兰芝边说边揭开锅灶,一股米饭的焦香味扑鼻而来,“糟了。饭有些糊了。”

紫玉撇撇嘴,去拿锅铲,入锅里将米饭翻了翻匀。

“小姐不是说要吃锅巴吗,我就多添了柴火。谁知道她神神叨叨的做什么,我才懒得管呢。”

玉姐姐对主子的态度从前简直一个天一个地,兰芝早就想问这到底是为什么了。

“玉姐姐,我觉得你对夫人。没有从前好。”她还哭天抢地的说过小姐死了,好奇怪。难道失忆了,就是死了的意思?

紫玉喉咙里嗯了一声,嘟起嘴也不说话。是啊,能好才怪,一起的小姐。和她亲同姐妹。可这个主子,却好像才认识她不久,能好得起来吗?

再说她的性格,和温婉雅致的主子一点也不相同,说话粗俗。动作像个没见过世面的农家妇女,整天就知道抱着破医书摇头晃脑,要么就是逼着她们背着竹篓跟在她后面去爬山涉水的体力活,一开始不习惯,差点将她累死。别说,这怪主子还真是有劲头的很,有一次翻山越岭折腾了一天,她都累的昏睡了,王爷也半靠着打盹了,她却还一副精神济济的模样,不亦乐乎的割那些破草药。

“玉姐姐,我觉得就这样过一辈子,也很好。”兰芝突然在她耳边说话,将她的思绪拉回道现实中,“玉姐姐,你觉得这样好不好,还是,你想,找个人一起过日子?”

紫玉盛饭的手突然僵在空中。

她说过,只要跟在小姐的身边,就是她最踏实最唯一的生活。正是这样的日子, 从前不知企盼了多少回。连做梦也想。

守在小姐的身边,看着她每天笑吟吟的脸,幸福要溢出来的模样。过着柴米油盐,平淡的日子。伺候她起床洗漱,伺候她睡前沐浴。

为她做各种点心,甚至养家禽,喂马料,种菜园……

听着她一声声喊自己的名字。

这样的真实,不就在自己眼前吗?为什么自己还觉得少了点什么?

因为这个小姐,不是她想要的那个小姐……不是了……

无法控制的,她的眼中噙满泪水,差点掉进锅里。她侧过身,狠狠擦拭了一把。兰芝惊讶的连忙放下手里的活走过来,一把拽过紫玉的手。

“玉姐姐,你怎么哭了?你到底怎么了?”自打到了这里,玉姐姐就变得不一样了,就算是笑,也笑的不欢快。和从前那个爽辣直快,兴高采烈的人大不一样。

慕容琰牵着翎儿的手正走进厨房,恰好听到兰芝在关切的问询紫玉。都愣了愣。

“没什么,只是,只是觉得心里空……”紫玉吸了吸鼻子,甩甩头迫使自己不要去想钻牛角的事。小姐的模样,不还是和从前一样吗?只要自己把她当做从前的小姐,兴许就会不一样了呢?

吃晚饭的时候,杨若兰第一次为紫玉和兰芝夹菜。

“这些日子,多亏你们照顾我,让你们受累了。”却是,自己也曾不好意思,抢着干活,可是两个丫头就是不准,没办法只好心安理得的当甩手掌柜。她以为,紫玉的哭泣,是因为不想在这里伺候她。想找自己的幸福呢。

紫玉没说话,兰芝急忙答道:“夫人言重了,兰芝本来就没有亲人,跟在老爷夫人身边就是兰芝最大的福气了。一点也不觉得累的美国大地主!”

这位失忆的主子,自然是不记得还有陈氏那么个人的。原先说好吧兰芝送还陈氏,现在只字不提。不过兰芝也习惯了,觉得夫人对她也很好,去哪里都是一样。

紫玉却只是一个劲的往嘴里拔饭,什么也不说。

杨若兰笑了笑,心想看来只是紫玉不愿留下来呢。她没再说什么,想着等紫玉吃完饭,再告诉她,她可以去寻找自己的幸福。

想着紫玉要走。不知怎么心里特别的酸楚。一向捧到饭碗就胃口大开的她竟然又了食不知味的感觉,只勉强扒拉了几口,便闷闷不乐的离开了饭桌,转身回到房里。

慕容琰看出她情绪不对,也放下碗跟着进了房。

“怎么了?不舒服吗?”他下意识的伸手扶向她的额头。正常的温热。

轻轻推开他的大手。脑仁里想的全都是紫玉的模样,她总是和自己唱对台戏,似乎有些刻意的倔强着,僵持对峙着。

就是因为,她失忆了?

为什么她总觉得还有许多事,慕容琰没有和她交待清楚?

“你们,是不是还有什么事瞒着我?”她突然仰脸。凝色问慕容琰。

慕容琰怔了怔,不知所指。

“琰,你坐下。”杨若兰拍了拍床沿,突然温和的邀请慕容琰坐下。拉开了架势,准备细细追根究底。以前他说的她的从前,都是零零散散。半真半假。或者就是自己压根就不愿接受,听不进去。

聂风扬为什么会是她的亲哥哥?

紫玉为什么唤她小姐?等等,实在是太多的茫然。

“琰,”她这么亲热的态度,让慕容琰原本的笑容突然僵硬下来。这是怎么了?突然间转性。变得这么温柔?

“嗯。”他无比柔情的应了一声,乖乖的坐了下来。一副任人宰割的模样。

“你说,紫玉是不是不想留在这里?”

慕容琰不假思索摇头:“不会。”

不会?那她为什么哭?杨若兰伸手,握住慕容琰放在自己大腿上的大手,认真的说:“我想听听我的过去,你可以,仔仔细细对我说吗?”

慕容琰深深看了她一眼,重重颔首。

“紫玉!看看我们带回来什么!”

残阳似火,整个庄园沐浴在余晖的彩霞中,湛蓝的天空浮动着大朵洁白的云,和屋顶上冒出的缕缕炊烟交织在一起,欢快的在天空游荡。

一身青色紧身短打的杨若兰,将环抱着慕容琰的双手松开,跳下马来。转瞬,手里便多出一个竹笼子,里面住着两只可爱的白兔。

白兔的嘴里,还在不停嚼动着什么。

紫玉欣喜的奔过去,小心翼翼的结果小姐递过来的竹笼子。

“哇,兔子!小姐这是打来吃的吗?”

杨若兰脸色一黑,看她这么高兴,心想自己费尽心思把人家兔子家族都掳来真是值了,本打算给她当做小伙伴养着,让紫玉和兰芝每天喂喂草,逗逗人家兔夫妻玩玩打发无聊平淡的生活。谁知她乐呵呵的缺问是不是吃的。

“贪吃猫,你很想吃吗?就知道吃神锋无影!”也不知怎地,嗔怪的口气脱口而出。

紫玉顿时像是傻了一般,定定站住不动。

这句话,这表情,久违了……

听起来好温暖……

“小姐……”紫玉双眼立刻也和那对兔子一样,红通通的。

“怎么了?”杨若兰见紫玉突然一副要哭的模样,可是急坏了。“好好,我不说了,你想吃就吃吧!”

可怜的兔子公兔子婆,不是我杨若兰狠心要吃你们,实在是我不忍心看人家女孩子哭啊!你们道了九泉之下,可千万不要记恨我啊!大不了每年的忌日,我烧几个胡萝卜,让你们美美吃上一顿啊!

不过胡萝卜,真的要烧很久吧?

“小姐……”紫玉摇头,突然扑进了杨若兰的怀抱。

“小姐,小姐……”

完了,这孩子傻了。杨若兰惊愕的想,却也将紫玉抱的紧紧的。在她背上不停的轻拍着。

“紫玉乖啊,紫玉乖啊,我在这里,我在这里……”说着。心里一股子浓重的酸意,忍不住也哭了起来。

“王爷!”

“翎儿!”

慕容琰将马拴在马厩,走出来看到两个抱在一起哭的稀里哗啦姐妹情深的主仆,脸上露出欣慰的笑。看来,紫玉和翎儿,彻底过了那道隔阂。

这时,隐隐有马车声迹传到耳中,紧接着,便听到几声熟悉的呐喊。

他猛的回头,远远的。两辆马车朝这边行驶过来。一前一后驾马车的,一个是柳叶,一个是聂风扬。

“翎儿!”他激动的喊道。

杨若兰这才止住了哭泣,顺便还帮着紫玉擦了眼泪,这才扭头看了看慕容琰。

“你看。谁来了!”

紫玉循着王爷所指方向看过去,便见到了少爷和柳统尉。

“少爷!”她不可思议的瞪大了眼,接着便飞奔而去。

我哥哥来了。杨若兰心里想着,也雀跃的奔了过去。

两辆马车内,探出几张脸。

陈氏怀里抱着念文,笑吟吟的挥手。刘珠儿四处望了望,嘴角扬起一抹满足幸福的笑。这里。便是她和风扬的归宿了。他们会在这里生儿育女,男耕女织,平静踏实的度过每一日。

十五年后。

东宫太子府邸。

慕容风端坐在棋盘前,和妹妹慕容翎对杀棋局。

慕容翎突然皱眉,一指身后说道:“哥哥,你看谁来了?”

慕容风本想回头看。立刻便想起妹妹时常用各种招数使诈,一定又是趁着他回头,调换棋子的位置,然后拍着手大笑说他输了。

“哈哈,这次我不会再上你的当了。翎儿,你无路可退了!”

慕容翎眨巴眨巴灵动的大眼,撅着嘴说道:“这次真的没骗你,你那个冷血的跟班,回来了篮球之黄金时代。”

“属下参见太子殿下!”冷风悄无声息的,便站到了慕容风的跟前。

慕容风回头,不住拍着自己的心口。这个家伙,真是屡教不改!回回都是神不知鬼不觉,突然出现在自己眼前,这样下去,不死也要被她吓出心脏毛病。

“哎,你就不能长点记性?”慕容风不悦的皱眉,伸手一拳砸向冷风的肚子。

冷风也不避让,生生吃了一拳,面不改色。

慕容风气坏了,咬牙切齿打算对他来个拳打脚踢!好歹自己也是跟着天朝最有本事的武将学过整整十三年的功夫,一般的侍卫,他不菲吹灰之力以一敌十。可这个冷血,从来面无表情的家伙,简直就是铁打的怪物。刀枪不入的!

慕容翎站出来一把拉住哥哥,嗔怪道:“看看你像什么样子,要是被那些爱嚼舌根的宫女太监看见,传到外面会说你虐待属下。到时候,又有人乘机作乱了。”

慕容风听妹妹这么一提醒,忙作势又对着冷风好一番和颜悦色,关怀的不停问道:“累了吧?快坐下歇歇!来人,上茶!”

冷风无奈的坐下,听着太子假假的自说自话。

“哎,你傻不傻啊,本太子叫你去找个会说人话的鹦鹉,结果你还真去了,那结果,怎么又空着手回来了?”

“回太子殿下,会说话的鹦鹉属下确实找了不少,可就是没有会说那一句的。”冷风配合的回答到。如此演戏,实属无奈。东宫里,可是有婕妤娘娘的眼线。

皇上近年连连亲自领兵出征平边关之乱,婕妤娘娘自然而然掌控了后宫。两年前,竟然命人给太子兄妹的补汤里下慢性毒药,幸好被公主发现那汤味有些不同以往,逼着送药的风仪喝,才查出原来是薛婕妤的一番苦心。

那要只要喝上三年,便会全身无力,连日常生活起居都有问题,也就等于是废人了。和一种娘胎里生出来的软骨病极为相似。

这恶毒的女人,表面看起来和蔼可亲的,想不到心肠这么狠毒!

他冷风一家的命,可是太子殿下不顾拿自己性命去要挟皇上才保住的。他发誓这一世,唯太子殿下马首是瞻。

可是随着日复一日的相处,他们三人变得越来越像三兄妹,一起暗中练功,骑马射箭。干脆。歃血为盟,结为同甘共苦的兄妹了。

在外面,他们三人真是以兄妹相称的。

慕容翎也跟着搀和,一脸好奇的模样脆声问道:“那一句那一句啊?”

太子慕容风轻咳了咳答道:“太子殿下玉树临风。倜傥潇洒。”

慕容翎装作假意狂吐,跺着脚疯疯癫癫的吵闹不休。

“你好恶心啊哥哥!哪有逼着鹦鹉说恭维的话的,你以为那鹦鹉,是这东宫的奴才啊?只要是给点好处,变只汪汪叫的狗都行!哈哈哈哈!”

身前伺候的贴身宫女不由暗皱眉头,这一对兄妹,整天疯疯癫癫的,迟早要被婕妤娘娘夺了太子的位置,让二皇子取而代之。

“那个谁,你你下去吧。本太子也见了你这张脸一天了,再看就要吐了。去,换个好看的脸蛋来。本太子要捶背。”

那宫女心里不想挪步,却不敢违抗命令,只好退了出去。又换了个宫女进来。

“又是个丑八怪,烦死了,你,远远站着,过来我就扇你嘴巴子恋战星梦!”

太子慕容风叫嚣着,怒目横眉吓的刚进来的小宫女浑身发抖,靠在门边冬夜不敢动。

慕容风给了个眼神。冷风立刻压低声音说道:“殿下,属下找到了王爷的下落。就在江东。”

慕容风心头猛的一震,轻轻点了头。

慕容翎一双小手紧紧撕扯着锦帕,几乎要将锦帕生生扯断。

“好,我安排好,明日我们三人便启程。”

薛婕妤入宫之后。才知道兰贵妃还留了一双儿女,在她之前被皇上亲自带进了宫里。当时气恨交加,卧床半月才下得了床。

却只能眼巴巴看着慕容瑄把两个孩子捧在手心里百般呵护,虽是接了她进宫,却还是只做她的婕妤。一步也没有升。只是升了她父亲做知府。

后来陆续又纳了不少妃子,但都是在婕妤之下。这才让她心里稍稍顺了口气。

来去,都是怪那个兰贵妃。真想不通她使了什么手段,迷得皇上一颗心全在她身上,现在人不在了,还是不愿多看别的女人。

万幸她生下来一个皇子,且这儿子还很争气,在她的督教下饱读诗书,精通兵法,射箭骑马样样都在慕容风之上。

再说她两年前已经给慕容风兄妹下了软骨散,三年后,她的儿子,便是唯一健全的皇子了。太子的位置,自然非她儿莫属。

到时候,皇上对自己如何又有什么要紧?说不定那一日在战场上倒下马儿回不来,她就是皇太后了。

不是她心冷,她原本也是有一颗热情无比的心的。可是,硬生生被他们,一盆冰水浇的凉透。那些寄人篱下,住在若兰宫,每日强颜欢笑看着他眼里心里只有她的日子,到现在想起来,浑身都打冷战。

那一日重新回宫,兰贵妃听任自己在身后叫唤不理不睬,可见,她的从前,拉拢她只是假惺惺,想让她和她统一敌对皇后罢了!

这个妖媚的女人,惹得两个天朝最优秀的男人为她你争我夺,不惜刀剑相见,翻脸无情。她能安什么好心对自己吗?

可恨她后知后觉,要不是自己那一夜使了手段,又幸运的怀上龙种,现在的她,只怕以郁郁死在了老家。给爹娘和她薛家的列祖列宗,丢尽了颜面。

三年之期越近,她就越觉得心里畅快。哪里知道自己身边,她最信任的宫女,早被太子和公主辖住了。

“清芳,今天的补汤,太子和公主用过了吗?”

一长排关着金丝雀的鸟笼面前,薛婕妤逗弄着笼子里一只金丝雀,头也不回的问刚进门的清芳。

清芳将手中刚煮的茶放在檀木的圆桌上,低着头细声回道:“回娘娘的话,都用过了。”

这样的话说了整整两年了,顺口的不能再顺口了。

想想当日的场景,心里还一阵凌乱。

看起来温和的太子公主,翻起脸来是那么的可怕。

“你敢说一句假话,本公主就在你脸上,狠狠划上一刀,划到三刀。就把你送到宫外,找一个窑子卖了。对了,还是那种,最下等的窑子哦!”

公主那张俏脸。笑的无比灿烂。可是当她说了一句,“奴婢真的不知道”之后。

她的脸上,果真就被划了一道深深的,深深的长伤口大宋之荣耀。鲜血不住的滴落下来,溅的她衣襟朵朵艳红。

她下意识的摸了摸右脸颊。

她害怕的说了实话,太子公主又送了她一副能迅速愈合伤口的白药。还好,几个月后,脸上的伤几乎看不清了。

当时婕妤娘娘问起,只说是使刀剪做鞋时,不小心划伤了自己。

“娘娘。太子和公主,带着冷风出宫了!”

这时首领公公疾步迈进来上气不接下气禀道。薛婕妤沉思了一时,慕容瑄才回宫,太子便又要伺机溜出宫去,可见他性情有多顽劣。本想要派人跟踪。但想想他们也蹦跶不了几日了,便摆了摆手,没有理会。

“听说,江东有瘟疫流传?”想起昨日听闻上报的消息,凝神问道。

首领公宫点头,继而又说道:“不过,瘟疫并没有延伸之势。迅速便得到了控制。江东以内的地界,全部封锁起来不让出入。娘娘不要担心,皇上回来了,一定会妥善处理好疫情。”

没有人知道太子一行正是往江东而去。

薛婕妤却暗想,要是他们也去江东,幸运的染上瘟疫就好了。这样她的儿子,就能早一日登上太子的位置。

慕容风三人骑马一路往江东赶去,直到被重兵封锁的江东境地,被拦 下来。

不得已,只好暗暗亮出太子腰牌。

“本太子来巡视疫情。你等不可声张。”太子悄悄对把守城门的头领说道。

头领忙点头哈腰,让三人拿锦帕蒙了口鼻,作揖恭送三人入城门。

这半个月,可把杨若兰忙坏了。

始行瘟疫之时,她便自告奋勇加入了诊病的郎中队伍,却根本没人愿意用她下的药。直到她自己也染上了瘟疫,服用了她调配的中药,病情迅速得到了控制,这才被大家接受。

可结果,便是日夜的不眠不休,治病救人。

慕容琰看着她瘦了一圈又一圈,心疼的恨不得把她拎回世外桃源。可一对上那双炯炯有神,甚至有些兴奋的眼,便立刻打消了主意。

姑奶奶,你是以治病为乐吗?他想这么说。

但他没有。

不管是为什么,总是在救人。就像她念叨的,救人一命胜七级浮屠,我这次救了这么多这么多的人,岂不是要无数级的浮屠?

其实说到底,她根本就不知道什么叫浮屠。

“翎儿,现在疫情也控制的差不多了,不过是做些后期的诊治,你何苦这么拼命。快睡吧。”

也深了,他睡了一觉醒来,却见她还在昏暗的灯盏下,整理病人的病情记录。

“我不困。”她强撑着眼皮回了一句,接着,便缓缓倒了下去。

“娘……”

“娘……”

杨若兰做了个香甜的梦,梦里,女儿出落的貌若天仙,儿子英武俊逸,一个像她,一个像慕容琰。

她天天的笑了一遍又一遍。

“娘……”

“翎儿……”

哎,这声音,好真实啊英雄联盟电竞梦!好温暖,我都不想醒了。杨若兰在梦里想着,突然闻到一股香甜的味道。好像是鸡汤诶!还是加了红枣莲子的甜汤!

肚子好饿!还是醒来吧!

“这些日子实在是太累了,这不,一倒下就昏睡了三天三夜,可吓坏我了。”

慕容琰心疼的一遍遍抚摸杨若兰的额头,又将她身上厚厚的被子掖了掖。今晨下了第一场雪,临时落脚的小院子,被银装素裹了个通透,

她早就念叨着腰看雪景了。等她醒了,一定会高兴的手舞足蹈。说不定还会在他脸上狂吻几口呢!

两个孩子竟然长成大人了,这么多年没见,以为他们不会再记得这里还有一个娘亲。

谁知,他们竟然不顾瘟疫,得到他们的下落就找来。

“风儿,翎儿,你们把这鸡汤喝了吧,我看你娘,一会还醒不了。”慕容琰说着,就把桌上的鸡汤推到两个孩子的眼前。

杨若兰一听,立刻就急了。咕噜一下猛的爬起来。

“那怎么行呢,我的肚皮都要饿扁了!你可真大方,在梦里也不忘记把好吃的送人。”

慕容风兄妹面面相觑,原来他们的娘,是这样的天真啊?在梦里也不许人把好吃的送人……

“娘……”慕容翎泪眼朦胧,娘的样子,一点也没变。多少年,她都是抱着娘的画像入眠的。她的模样,可不就是娘的延续么。

“娘,你醒了,这鸡汤没人和您抢,就等着您醒了喝呢。这可是我们兄妹亲手炖的。”

慕容风淡然不会像妹妹一样掉泪。他也没有妹妹那么惊人的记忆。可是这是他亲娘,就够了。

杨若兰傻了,拼命拿手揉眼,又咬牙狠狠掐自己一通。慕容琰笑吟吟看着她折腾。直到她双眼一闭,眼泪唰唰往下淌,瞬间便湿透了被面。慕容琰知道,这回才是醒了。

“你们看看,睡饱了觉,你娘多好看,还像个十七八的大姑娘。”慕容琰贫嘴说道,他就喜欢逗她,看她那副娇嗔想要骂人的模样。

可是这回,随他怎么逗,夸得她和仙女下凡似得,也不管用了。她一个劲的哭,哭的惊天动地,连屋顶的雪都吓的噗噗而落。

慕容琰深情的凝望着妻子的脸,一伸手,紧紧将她揽在怀中。

ps:

终于写到结局,以为如释重负,到了才知,竟是有些不舍。尽管这是一本失败的,不尽人意的,设定不足,文笔不到,细节不饱的书,但这些主人公的形象,却已经深深印在了我的脑海中。

对于我而言,这本书是我写作生涯的开始,它融汇了太多我对自己不足的反省,认识。让我知道自己应该不断的学习,借鉴优秀的作品,而不是只凭着自己的想像,闭门造车。

一个从未看过小说的人的处女作,可以想象有多青涩!可是不管怎样,我都要感谢愿意看一眼这本不知名烂作的读者。

谢谢你们!

谢谢你们!

下一本书,一定会看到我的进步。拭目以待吧你们,还有我自己。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