烈狱之战
作者:不穿裙子的小妖妖 更新:2019-09-25

  

烈狱之战2009年07月19日11:40

  重天的兵器是?抓痒耙?我和火魔同时大汗。

  “对不起,拿错了!”重天重新调整姿势,左手向空中一抓,多出一把小香扇,他扑一声打开,做了个犹抱遮面的姿势,可扇子型号也真小,顶多掩住了他的红唇,然后他抛了一个眼儿媚过来。

  幸好我自制力好才没有跌倒,人家火魔吓得倒退了好几步。

  “欧!快打吧!怎么的恁个罗嗦!”那么娇情连我都看不下去了,一边的火魔朝我心有蔫蔫的赞了一个。

  重天脸色一沉,眼睛从黑色变为了金棕色,火魔扭了扭脖子举起兵器盯住他。

  只听呼一声,重天的香扇一下就变成了一尺开外大小,差不多顶把雨伞的面积了。与此同时火魔的双钩外加双轮双加两道X光齐齐向他发射,所过之处的空气一阵兹啦兹啦的作响。重天将手中大扇一挥,火魔的X光被打得在四周岩石上飞花走石到处崩射。双勾和双轮被扫出几十米开外。火魔面色一恼,双手向空气中那么一抓,双勾和双轮又自动回到他的手上。然后一阵眼花缭乱,他二人便扭做一堆了。我最讨厌他们这些大只妖精,打起来这么快,青红皂白根本无从分辨,然后铛的一声就胜负分晓了。

  果不见其然,只听铛地一声,一只破轮子掉了下来,紧接着是另一只,然后是两只变成了叉子的钩子。然后,火魔咔嗦咔嗦作响地掉到了我的船上,头歪着,舌头伸出老长!为什么卡卡地做响呢,因为火魔从舌头开始,眼见着一点一点地被冻成冰棍了。转眼间,整个火海也都跟着变成了一片冰天雪地的世界。

  重天呼一声落到冰面上,我轻轻拿手捅了下火魔,那家伙,蔫蔫一息,冰冷得刺骨!

  “你给他下蚀心冰虫毒啊?”

  重天摇了下头,一脸落莫说,“没办法。本来还想多打一会儿的,他的舌头太恶心了!”

  我举手量了一下,“大概有两米长吧?这是什么妖怪?”

  “火山岩炼来的,也不容易啊!”

  “石头也能修?”

  “怎么不能?我是什么来的?”

  “你是玉呵。难怪会这么古怪。所以我就说嘛,丑人多做怪!”

  “唉!”重天又叹了口气。“你怎么了?”

  重天摇头的说,“每次打完都是这样,内心空荡荡的!象沙漠一样空虚。”

  这人也太器张了。就象我认识某位写作高手说,“唉!鄙人迄今为止只出过六本书而已!”这不让别人去钻地洞啊!

  我切了一声说,“你谦虚一点好不好!如此都没有成就感,那还有什么有成就感?”

  “当神仙啊!”

  “这个~”我低头对着手指,真恨自己哪壶不开提哪壶。不过话说回来,这人啊!最怕钻牛角尖了唉!

  我踮起脚尖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你就节哀顺便!你打算怎么处置他啊?”

  “收了,送给师兄。”

  “青蛙精?他在收集十魔标本?”

  “师兄什么都不好,就只这么一个小小的爱好。”

  “呵呵~”火魔突然发起笑来。

  “你笑什么?”

  “笑你可笑。”

  “你还是笑你自己吧!”

  “其实重天崩玉还有修仙的机会!而且还是速成的那种!”火魔诡异地说道。

  “哦?”重天半信半疑地看了我一眼,眼里忍不住燃起了火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