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报复
作者:拨灯法师 更新:2019-09-25

一系列的动作早已在刚刚两人说话时,被南风演练:说只是在脑子里,但拥有者多次实战经验的南风,一旦实施出来,并没有出现丝毫的差错。

一声惨叫响起,正是紫玄宗的那位弟子所发出,妖灵符的威力可以忽略不计,但火鸟和后来出现的妖灵以及南风的赤炎剑,在三方面的夹击之下,拥有着筑基中期实力的紫玄宗弟子,几乎连还手的机会都没有。

看着这位刚刚还趾高气昂的同门,转眼间便成为了一具鲜血淋漓的尸体,这不但让其身边的另一位弟子心惊,就连那位血魔谷的弟子和何清萱也是一脸的惊异。

这家伙是疯了。

何清萱甚至已经不再理会那只凭空出现的妖兽,就在刚刚南风在她耳边小声吩咐的时候,她还以为南风是想趁着出手的机会,使得两人逃走,完全没有料到,仅仅是转眼的功夫,就有一人躺下。

而在血魔谷弟的心中,这种惊讶则完全是恐惧。

这难道就是所说的筑基期实力,还有这两只妖兽是怎么回事?

刚刚所燃起希望瞬间破灭,看这架势子,这个一脸阴冷的修行者是打算将三人都留在这里了。

至于南风同样也不平,倒不是因为如此顺利的斩杀一人,事实上,这个倒是在预料中的事情,他所惊异的只是面前这个新鲜出炉的妖灵。

么说呢,按照南风之前的推测只妖灵应该是来自于上次的那只狼妖句话说,即便出来了估计也是和那只狼妖差不多。

现在出现地虽然地确是四条腿地动物。但无论怎么看都和狼扯不上关系。

强地如同狮子般地身体。上面带着一层细小地鳞甲。四只腿爪粗有力。放在地上就如同四个小型地柱子。头部看上去倒是有几分狼地摸样只是鼻子却如牛鼻。全身上下也只有脖子地部位有密集地鬃毛。两眼血红。散发着凶狠嗜血地光芒。

单从形态上看家伙要比火鸟凶狠地多。而事实上。它地实力也确实不弱。

火鸟地优势在于灵活度。再加上有破魂针地作用存在。当真是阴人地不二法宝。

而这只妖灵兽虽然没有飞行。但速度上也还过得去。最主要地是这家伙地攻击力。基本上刚刚那名紫玄宗弟子之所以能够瞬间秒杀只妖灵兽地作用功不可没。

人家身上好歹也是中品防御法宝。火鸟地攻击最多只能消耗其法宝上地法力南风地赤炎剑配合上诡异地削弱能力。虽说能够对其造成一定地伤害想要秒杀似乎还差一点。

就是因为这只凶兽,南风刚刚可是看得一清二楚家伙扑上去的一瞬间,那名弟子身上的护甲瞬间被抓开了两道裂痕,同时其法宝所固有的能量也沿着伤口渗入,就连现在地上所躺着的尸体还是一身暗淡,就连嘴唇也是乌黑色。

太强悍了,饶是南风这么冷静的人也禁不住心里一阵荡漾。

想归想,高兴归高兴,不过南风也知道,现在还不是放松的时刻,兴奋的念头也只是在心头那么一闪,转眼便恢复了冷静。

火鸟早已腾空而起,三百六十根破魂针本身就没有释放完毕,此刻早已准备就绪,而那只凶兽也将目标转向了另外一人。

“南风,你……”另外一名紫玄宗人,看了看地上乌黑的尸体,又转身看向南风,嘴唇抖动之间原本是想说一些狠话,但到头来还是未能出口。

他也不傻,既然南风连人都已经杀了,又怎么会害怕紫玄宗的威胁。这人也知道,今天除非自己能够逃出去,要不然下场也和师弟一样。

但问题是,身后有一只火鸟在蓄势待发,跟前还有一只凶狠的妖兽,左侧那柄散发着血腥之气的赤炎剑还在空中微微颤抖。唯一空着的一方,此刻南风正在缓步向前。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这个一直被众人当做是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拥有者怎样的实力,难怪他会拒绝芷菡的请求,并不是因为人家不识抬举,而是人家觉得根本没这个必要。

南风并没有说话,仍然是那副千年不变的表情,脚下的步伐倒是不紧不慢,眼睛始终盯着已经是一脸冷汗的紫玄宗弟子。

仇恨的火焰在内心缓缓升腾,就从紫玄宗的这些门人们先来吧。

一声清鸣,仿佛是在印证战争的开始,身后的火鸟双翅一展,迅速腾空,数百道破魂针再次发出。

而地上的妖灵兽也配合着火鸟发出了一声低沉的嘶吼,四肢用力一蹬,整个身体便窜了出去。紧接着跟上的便是赤炎剑。

一切都和之前的一样,没有任何的改变,但那名紫玄宗的弟子却没有任何的办法。

手中倒是凝结了一团紫气,在临死的一刹那,瞬间超南风放出。

由于距离过近,想要躲避的可能性显然不大。或许南风根本就没有想着躲避,接连四道妖灵放出,瞬间迎上了那团紫气。

连续四下闪烁,原本苹果大小的紫气当到达南风身前之后已经被削弱了三分之二,所剩下的这点却是完完全全的打在了南风身上。

只见南风全身光芒一闪,之后一切便重归平静,仿佛什么也没有发生过。

不过,南风的这种淡定,在身后的血魔谷弟子眼中却如同置身于冰窖,从灵魂深处都在颤抖。

这家伙是杀人就跟玩儿的一样,修行者几十年的苦修挣扎,在一瞬间便化为了乌有,哪怕有一丝的打斗反抗也是好的,那样至少能给人带来一点生的希望。

同样恐惧的还有何清萱于南风这位师弟是越来越看不透,越来越觉得可怕,之前对付那两名魔门弟子之时,南风给她的感觉就像是一头扑杀猎物的恶狼,而现在却像是一条冷血的毒蛇。

虽然南风依然是那副表情,但何清萱还是能够感觉到里面的不同。

是眼神,南风在杀死魔门弟子时所表现的只有对战斗的冷静此刻却是一种阴狠。

南风并没有理会地

体,两只妖灵已经开始分享战斗后的果实,无论是|只怪异的凶兽,似乎都有着本能的意识道地上尸体能够给它带来一定的好处,根本不用南风吩咐战斗结束之后便立刻扑向了尸体。

好在这里有两个尸体,南风不知道如果地上只有一个尸体的时候这两个家伙会不会因为争抢而打起来。

事实上,南风的这个想法有些多余了。

在将那名血魔谷弟子处理之后,火鸟摆出了一副大佬的姿态,昂首挺胸的走到了尸体跟前,用尖锐的爪子尸体上的储物袋勾了下来,抛在一边然后慢条斯理的开始了享受的过程。

而再次期间,那只凶兽并没有露出一丝不满顺的如同一只小猫,紧紧的跟随着火鸟其身边缓缓趴下。

“这是什么?难道是你母亲给你留下的妖兽?”两只妖灵的怪异表现,显然也让南风和何清萱两人产生了好奇,同样也缓解了两人之间的尴尬气氛。

不过,最终何清萱还是没忍住,率先问道。

“恩。”南风点了头,在刚刚沉默的时候,他就已经在想着怎么来解释这个事情:“母亲死的时候,我还小,当时根本没有任何的能力自保,因此母亲就给了我一件法宝,这里面封印着几只妖兽,只有当我的实力达到一定程度之后,才能解开相应的禁制。”

这样的答案,并不是南胡乱编出来的,而是根据他所翻阅的门派各类典籍中所记载的资料临时想出来,这种封印妖兽元神的东西并不是没有,只不过属于一种特殊的法宝,甚至在大陆上还有一个类似的门派比如说这个黄琪庄原本的主人——灵兽宗。

且这样说也能够为他以后如果再增添妖灵做解释。

,听到南风的回答之后,何清萱眼中的怀逐渐淡去,转而问道:“你母亲是驭灵宗的人?”

南摇了摇头:“不知道,我甚至连母亲的印象都没有。”

在说这句话的时候,南风脑中却浮现了那个一身黑色装束的女子正手忙脚乱的在火堆上烤食物时的样子。

心里禁不住有些酸楚,眼睛也突然变得雾蒙蒙。

这一切,何清萱看的一清二楚,女人天生就多愁善感,在看到南风这样一个杀人如家常便饭的冷血之人,表现出这种形态时,心里所有的疑惑瞬间消失了。

正如师尊所说的,这孩子心里苦啊。

“好了,木头,别想那些不开心的事了,还是想想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吧。”何清萱想到南风跟前,但刚走两步,那只正趴在地上的凶兽却突然警觉的站了起来,血红的眼睛紧紧的注视着何清萱。

“不用怕,它不会伤害你。”南风也恢复了情绪,看到何清萱吃瘪,苦笑了一下,便走到跟前。

“有这两只妖兽在,只要不是碰到太多的人,这次盛会你应该不会再有什么危险了,要不我们去找师姐他们吧,说不定,她们已经找到齐师兄了。”何清萱接连向后退了几步,似乎觉得这个距离已经安全了,才开口说道。

对于南风,她倒是不怎么害怕。

“到时候再说吧,我并不想和她们在一起。”南风摇了摇头。

两人再一次陷入了沉默,此刻的天已经完全亮开,用时间来算现在也算得上是接近午时(上午十点多)。

“我知道他们有些过分,但你终归还是要见他们的,毕竟是同门师兄弟,我有些担心他们。”

这丫头虽说平时性格有些顽劣,但心肠却是不错,确切的说应该是比较单纯,尤其是在这里面接连经历了几场生死考验,现在明显变得成熟多了,也稳重多了。

南风显然不会因为这句话就打消自己的决定,对于那些眼高于顶的人,他本身就没有多大的好感,对方的死活,并不在他的考虑之内。

听何清萱的意思,明显有让南风过去帮忙的意图。

“答应我一件事!”南风并没有回答,相反倒是提出了一个问题。

“什么事?”

“这妖兽的事情,我不想让别人知道。”南风指了指身后的两只妖灵。

“为什么……,哦,好吧,连师尊也不行么?”何清萱先是疑惑,毕竟让别人能够认清自己的实力,必然能够减少很多不必要的麻烦,不过转而又想,可能南风是不想让别人知道他有这么一件法宝。

要知道,这样的法宝虽说对于真正的实力强者并没有太大的用途,但对于筑基期或者是结丹期的修士们却有着极大的作用,这一点在南风的身上已经体现出来。

如果没有这两只妖灵的话,可能两人现在就已经是尸体了。想想刚刚那两个紫玄宗弟子的对话,何清萱就禁不住浑身一阵哆嗦。

“至于掌门师叔和师尊那里,等我有机会了会亲自告诉他们。”如果要不是何清萱这丫头在后来会不顾危险的跟着南风出来,或许他现在也不会这么为难,还要废这么多的心思去编排理由。

他不是没有对何清萱动过杀机,对刚刚的问题,何清萱只要回答一个不字,南风就说不定会对其出手,只是这个念头也是在他心中这么一晃,转眼间便熄了。

南风并不是一个真正的冷血之人,或者说,在这一世他并不是没有感情的,无论是母亲还是师尊玄情,都让他原本冰冷的心有了一丝融化的迹象,当然现在又加上了一个何清萱,不管她为什么要跟着自己,仅仅是刚开始明知跟着南风出来就是九死一生的情况下,依然义无反顾的这份情谊,就值得南风去守护。

“这是一颗四级妖兽的内丹和尸体,你拿着吧。”南风没有等何清萱的回答,只是将腰上所悬挂的一个储物袋取了下来交给了何清萱。

“那你呢?我不用了,等你到最后有了多余的在说吧。”何清萱并没有接手。而是退了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