子夜凋零
作者:陈泳超 更新:2019-09-25

凯锋

  凯锋,这是他们给我取的名字,但很明显我不喜欢别人这么叫我,更希望的是有人叫我随风,这是qq上的名字,随风意思也就是随着风一起无拘无束自由自在的想到哪里就到哪里,永远不会有人抓得住你,更不用为了未来的吃穿发愁,因为只要地球上还存在空气,只要蝴蝶扇动一下翅膀,便又可以在空中飞得老远,可是这个网名就连要好的哥们萧然、徐明都没告诉一点,不是不想让他们知道,只是我一个人的事没有必要让身边的人替我担心。

  萧然、徐明这两个是我高一时结交的铁哥们,之所以铁是因为那个时候我们不管吃饭、睡觉就连迟到受罚都赶在一块,明明之中就像有条无形的线把我们绑在一起,默契层度就跟亲生的一样,那也只是高一时而已了,上了高二,我交了女朋友,他们两个也是,他的女朋友叫轩琦,其实我第一次见到这女孩时,就好像有了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说不上为什么喜欢,也许只是因为他身上白色的衣服,喜欢一个人坐在角落翻者世界名着发呆,题目遇到不会的时候喜欢把食指放在嘴里咬着,小小的嘴唇,就连有一次做题时睡着了时都还咬在嘴里,很可爱,就像天使一样,真的,可是那天我听到他说他喜欢上她了,你也知道我是个重友情的人,萧然说喜欢了就让给他,然后他们真的就走到一起去了,我祝福他们,再怎么说也是自己老第,况且我一直把他当第看,哥总是该让让第的,所以就在那个早上,我告诉他们,其实我喜欢姚晨这个女孩,他们却还不知所以的过来祝福我。

  于是,那个夏天,我们便好上了,和那个叫姚晨的女孩,那时候她是我女朋友,我们常常是上学坐在一起,放学就到我家里吃饭,过了晚上她也许累了不想回去学校宿舍,也就在我的房间睡下了,因为奶奶死后就空出一张大张来,我让她睡那,但不知怎么的她总是会爬到地上和我躺着,把我的手拉去做枕头。

  “为什么要下来和我睡地上,奶奶的床不舒服吗,那到我的那张床上睡。”   “那你呢,有床干吗要睡在地呢!”   “因为夏天天气热。”   “那么把你的问题和你的答案结合起来,ok?”   “受不了你”

  就这样,不知有多少个夜晚一起走过那条繁华的街市,穿过多少卖袜子的小巷,我真的感觉,我真正意义上的喜欢上了这个女孩,应该是爱,我爱上了她,我愿意为她付出我的全部,可是从那天开始一切都变了。

  那天我们坐在战备大桥的中央,手里的甜筒融化了一半,她突然问我。   “你记不记得我们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

  “我没说话,她是想说教室里我不停朝她看的时候吗,他是不是想说我那个时候傻得可以,结果全不是。”

  “那天的雾真的好大,我就这么硬生生的撞上了个白痴,黑色的衣服,多么迷人的气质,在他的怀里是那么安全,知道吗,从那个时候开始,我就爱上了他。”

  很显然他撞上的根本不是我,是萧然,我们常换着衣服穿,长长的失落,我并没有告诉她,我说哦,是啊,你个猪头是那么的硬,我把那件黑色的衣服扔了,可萧然不知什么时候买了一模一样的黑色,她发现了,她说我骗她,如果不是说出来就好,又为什么要骗她,她最讨厌别人骗她了,所以从到徐明家野营回来以后,她一直没给我好脸色看,知道吗,我为她付出了全部,可是她还是要和我分手,没办法,我找到以前初中要好的几个哥们,听说他们高中现在混得很好,也很乐意帮我的忙,所以我就让他们帮忙演一出戏,让他们装着要对她做出那种事,然后我再有机会救她,让她知道我是那么想保护她,也许她会收回原来的话,

  那个夜晚,那个拐角,我远远的看着他……救了她,为什么偏偏是这个时候,原来以为他打不过我几个弟兄,但是他没给我任何出场的机会,他从他们手里……救了她,很不甘心,我缓缓的往回走,天好暗,像是被血色吞食的月亮永远都不会出现在这片天空,路灯自作多情的一闪一闪,拳头被空气崩得紧,可是又能怎么样,他是兄弟啊,不可能冲过去给他两拳。

  突然目光从地上平移到了面前几十米的角落,那边为什么黑压压的一片,好象有个人白色的衣服,很多人围着她,是轩琦,她为什么会在这,我看见她被双面固定在墙上,一个人伸出他的手,划过她身体的瞬间,我听到尖锐而又连续的声,白色的丝绸像礼花那样被丢到空气。   “求求……你放开……”

  一个巴掌落到她的脸上,她晕了,毫无抵抗的闭上了眼睛,嘴边流了好多血。

  我在干什么,难不成眼睁睁的看着她被人``````握紧的拳头里多了一把棍子,这把棍子原本是来救她的,没想到现在我却用它你……

  忘记了用棍子打了那个碰你的人时,周围有多安静,当红色的液体覆盖了左眼,发麻的头发有很多人在身后像你伸出手,但是伸长的棍子,我把我的鞋底印在了他们的背上,让他们的脸亲吻我的脚尖,无论有多少人像靠近你,那时的念头只想守在你的身边,即使死在这,我不会让任何一个人碰你。   是啊,我不允许   “你好美。”

  当天空微微泛白,我抚mo着你的脸,我说过不会让任何人靠近你的,所以他们都走了,脱下衣服裹着你撕得烂烂的衣服,包裹着你的身体毫无知觉的躺在那还散放其他衣服的地上,那有我的血,也有他们的,然后……找个地方躲起来,看着萧然和她跑来把你从那个冰冷的地上抱起,他给你包裹上他的衣服,抱你在怀里,他真的好爱你,但是为什么胸口突然的疼痛,离开了,我静静的托着身体爬过去,捡起被他扔了的外套   “可这些你都知道吗?”   “知道什么,你想让我知道什么……”轩琦

  看着被我的手按在床上的她,当然你怎么会知道……那时候你昏了,我自己想着什么也说不出来。   “凯……快动手,兄弟们都等急了。”

  “哼,现在根本没有必要和你解释些什么,萧然那家伙真他妈的混蛋,还有姚晨,我知道她是被迫,他们既然抱在一起,我要让他为自己的所作所为付出代价”撕开裹在她身上薄薄的衣服,被雨淋湿的发,她挣扎着手颤抖的身体,像是人鱼般扭动身体,但是我的手按得更紧,靠近就是一阵强吻,她的脸她的肩……然后过了很久,身下突然没了动静,我抬起脸

  她哭了,被我按得发红的手腕,两滴晶莹落在上面,她一动不动的躺着,散乱的发被窗外如奇来的风打到脸上,自己脸上嘴边她放弃了挣扎,我松开的手还好像被什么东西按在那不肯起来,依旧无声无息的流着泪,她是他的,我要报负他,可她的泪心里会那么难受。   “反抗啊,为什么不反抗。”

  “……”身下的她哭红了眼睛合着,急促的呼吸,接着他又吻她,可是她好似已经放弃了所有抵抗一般安静,也不再像开始时那样躲着我,她的泪干了,睁开了眼睛看着我,那眼神可以溶化世界上最结实的金属   “求你……杀了我”轩琦

  我愣住了,呆在那好久,我该怎么回答,我以为她会求我放了她的,可是我从床上坐起来,看着她拉起自己半撕碎的衣服在胸前,我是背对她的,但我知道她正盯着我看。

  知道吗,我从出生那天爸和妈离婚了,因为抚养权的关系从小时候一直打到现在,所以我是住在奶奶家的,但是那个晚上,她走了,临走前还给了我一巴掌,我的头就撞在墙上,出血了,她也死了,那个童年一直都那么充满讽刺,一个人一间房,一个没有电视机的大厅,你知道我是怎么走过来的吗,一到礼拜到快餐店打动,帮人整理垃圾,打扫卫生,生活一直都这么苦燥的循环着,但自从遇到了她,我的女朋友,姚晨,我们每天一起上学,下午一起吃饭,虽然花的是自己的钱,但我觉得快乐,这个世界上还有一点自己活下去的价值,但是……他抢走了她,他从我的手里悄悄的输走了她的心,既然还是从一开学的时候这没了,凭什么啊,不就有几个臭钱,我也可以啊,只要我同意让那个有钱老爸扶养这辈子还有什么好愁的,但是我没有,我想凭自己的这双手给自己带来自己想要的东西,我想我所爱的人是因为我而感到幸福,而不是那个有钱的老爸。

  我拉着她抚在胸前的手,我说你走吧,回到你的萧然那去,她从床上下来,记得那时候她蹲在一旁的地上看着我,她拉着我的手。

  “也许……你看错了……呢,萧然他不是这样的人。”轩琦   “哼,也许吧。”   “碰!”门开了,几个弟兄走进来

  “慢啊你,怎么还没解涣,你小子吃素啊,这丫头衣服怎么还好好的,让兄弟们来帮帮你”说着,一个人向她伸出手去,被我脚踢开   “轩琦,你可以走了”   “……”轩琦

  “你妈的给我站住,阿凯,我说你小子脑子是不是秀豆了,要我们几个拼死拼活的给你弄来个女的,现在又放了她,你有病……要走也行,先让哥几个舒服,要不就别想离开。”

  上来,几个拦着门,我拉过她的手踢开了其中的一个人,随后又被其别两个人推回来。   “什么东西,就为了这个女人,连兄弟也打。”   “兄弟?!你也配。”

  从身后袭来的棒子,我的身体正贴在墙上,背后冰冷的液体,眼前晃过的影子,我抓住了他的棒子,从口袋拿出了那把刀,前进他们后退而后退,退到门边围成一个半圆。   “走……”   “……”轩琦   门就在身后,只要拉开门就可以离开这了。

  “出门,延着江边……你就可以看到那条街,救你的萧然去吧。”   “可是……你呢”轩琦   “我还有事要做……”   “我……怎么可以把你一个人……”   “叫你走是没听到,给我滚……滚啊。”   “我……”轩琦

  说时,拉开门,把他推出去,然后把门锁上,抬头便看到自己背上的血在门边划下一条血痕,深深的长长的直到门缝里延伸到外面黑暗的雨夜,耳边雨水哗哗的咆哮,像是每片恐怖电影里都会有的背景音乐。   “外面还下着雨……路上要小心。”

  眼睛里多了样东西,酸酸的,模模糊糊,既然就延着鼻梁落到嘴里,苦苦的,热乎乎的。   那是泪吗,该死…… 起点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