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部 第十一章 战争结束(2)结局
作者:泣风尘 更新:2019-09-25

第五部 第十一章 战争结束(2)结局 第五部 第十一章 战争结束(2)结局

恺撒到了帝都晋见皇帝时马上就受到了旧贵族势力地全面攻击,各种指责声不断地要求皇帝为冤死的贵族主持公道,并且严惩恺撒。 对于旧贵族们的总总要求,皇帝玛尔斯当然不可能是全部答应下来,案件直接交给大臣继续审核,看里面是否真的有冤情,一切以证据优先,而为了安稳一下就贵族,恺撒的确是受到了严厉的惩罚,那就是被免去了一切这次战争胜利的封赏,对次恺撒没有一句怨言,同时恺撒的父亲从开始到结束都没有为恺撒辩解一句。

恺撒的事情处理完了,接下去拜仁侯爵马上言,他的事情是关于一系列官员的提升,要提升的官员也当然不是旧贵族的人,不过因为之前拜仁侯爵的妥协,没有帮恺撒进行任何的辩解,皇帝玛尔斯完全偏向了拜仁侯爵这一边,提升的名单被全部同意,无论旧贵族怎么反对都没有用。

恺撒很高兴,因为当晋见结束后他的父亲才对恺撒解释说,这一切都是为了辞去财务大臣的职位而做准备,身为新贵族的领军人物,拜仁侯爵当然不可能一走了之,他必须为支持他的同伴安排好所有的事情。 虽然恺撒的新的爵位和领地还有赏赐没有了,但因此而提升了大量新贵族的官员,将国家财政继续控制在新贵族的时候上一切都是值得的。 因为拜仁侯爵相信,只要格森在恺撒的身边一天。 恺撒就会有很多机会得到晋升。

不过让拜仁侯爵很意外地是,恺撒竟然也有想引退的意思,但这让拜仁侯爵有些不好接受,因为恺撒还很年轻,因为有格森的帮助前途更是不可限量,可恺撒现在竟然有了他这个老人的心态,拜仁侯爵真的有些无法接受。 不过拜仁侯爵最后还是让恺撒选择了自己要走的路。 因为恺撒还很年轻,当帝国需要的时候。 恺撒就不得不再次听从帝国地命令,更何况现在让恺撒坐上比较高的高位反而很危险。

恺撒地家人、情人还有格森全部到齐了,一封信被摆放在了众人的面前,这件事情恺撒并不想瞒着家里人。 温丽莎坐在了恺撒的怀中,吉儿站在了恺撒的身后,爱丽丝和玛塔则一左一右地坐在了恺撒的两旁,墨利亚坐在一张单独的椅子上。 但是她的眼神一直望向恺撒,拜仁侯爵夫妇则坐在了恺撒地对面。

桌子上的信是兄弟会送来的,兄弟会的人类强者邀请恺撒和格森去见他们,并且在信中保证绝对没有恶意,只是想跟恺撒谈一谈,做一个平和的了结,至于兄弟会的秘密据点所在,山德知道。 信上就不再多说。

对于兄弟会成员的这封信,恺撒的亲人与情人都反对恺撒去,因为实在是太危险了,兄弟会地重要成员可都是人类的强者,他们可以不伤害格森,但却可以当着格森的面把恺撒杀死。 不过恺撒却有自己的打算,他觉得自己应该去,也必须去。

“与兄弟会的事情必须有所了结,否则只会连累到我身边的所有人,还有我地儿子,我的孙子,我不想与兄弟会的仇恨就这样不断地持续下去,这事会变得没完没了,因此我必须去,不过我也可以向各位保证。 我一定会和格森还有山德一起平安回来。 兄弟会的强者应该也不愿意再看到某些冲突的生。 ”

恺撒说的都是实话,他的决定也很是坚决。 不能改变也无法改变什么的众人只好根据信上所提出的最后限期要求恺撒和格森好好地休息十天,多做一些准备,这样会更安全一点,对于这一点恺撒和格森都同意了,格森就这样又沉睡了十天时间,而恺撒却在十天时间里什么都没有准备,把时间全部用在了陪伴家人和自己身边的女人上面。

十天时间很快就要过去了,对于恺撒所要去与兄弟会见面地事情外人全部都不知道,所有人都把这事埋藏在了心里,甚至还想尽量将其忘掉。 不过当恺撒就要出地时候,恺撒的妹妹,还有恺撒地身边的女人们全都哭了,哭得有点像生离死别的样子,弄得恺撒只好一个又一个的安慰,保证自己一定会平安回来。

“哥哥,你一定要回来,你答应过我的,要陪我玩很多很多好玩的东西,我这里还有你写在纸上的欠条,你一定不能骗我。 ”

“少爷,我在家里等你回来,我会照顾好老爷、夫人还有温丽莎的。 ”

“恺撒,我真的很想跟你一起去,再怎么说我也是女骑士,我可以跟在你的身边,我们一起并肩作战。 难道真的没有办法吗?我以战神得名义誓,如果你出了什么意外,我将以的一生去追杀仇人!”

“恺撒,我是一名精灵,你是人类,但我也是你的情人,我觉我已经渐渐离不开你了,请你不要让我提前尝到分离和思念的痛苦,我们精灵的感情真的是很脆弱。 ”

“恺撒!我觉我越来越喜欢你了!真的,连我自己都控制不住,等你平安回来后,我就让你真真正正地拥有我,让我自己成为你名副其实的情人,我真的很喜欢现在这样的生活,恺撒你绝对不要让我失望啊!”

最后一句话是爱丽丝说的,恺撒根本没想到爱丽丝会在这个时候表白,不过恺撒最后也完全接受了爱丽丝的表情,与家人与情人吻别后,恺撒就骑上了格森的后背,格森的脚下抓着山德,然后在天空中越飞越远。

兄弟会的秘密据点其实并不远,当然这是对于格森来说,养足精神的格森这次飞得很快。 也很安稳。 只用了不到十天地时间就到达了兄弟会成员的秘密据点所在,不过在据点外守侯的兄弟会成员似乎很不友好,这让山德和格森十分的警觉,双方就这样直接对峙了起来。

“住手,你们难道忘了长老的话了吗?都把武器收起来,三位客人,长老们已经知道你们来了。 请跟我来吧,我为你们在前面领路。 ”就在双方谁看谁都不顺眼。 准备直接动手的时候,兄弟会据点内突然出现了一位中年人,在中年人的命令下在外守侯地兄弟会成员不得不收起了武器。

不需要蒙眼睛,恺撒、格森和山德就这样直接走进了兄弟会的秘密据点内,其实兄弟会秘密据点内部其实很简单,并没有什么迷宫很陷阱,领路地人很快就把恺撒带到了一个巨大的石屋之外。 打开门后请恺撒他们进去,兄弟会的重要成员都在里面。

四个老人,四个怎么看都不像是普通人的老人。 对于恺撒的到来,他们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其中一人很简单地开口说道:“欢迎你战神帝国最年轻的龙骑士恺撒,我们最终还是见面了,只是为了这次见面我们兄弟会付出了很大地代价,失去了太多的同伴。 ”

“请原谅我的晚来。 不过似乎一开始诸位并不想跟我见面,而只是想让我从这个世界消失,我所做的一切都只是在自卫,难道一个人连自卫的权力都没有,就这样任别人想杀就杀吗?”

“可是你有没有想过,因为你的关系。 让很多人在战争中死去,如果没有你的出现,战争可能就不会爆,也不会死那么多的人,连续地几场战争人类死亡的人数过了一百万。 ”

“我的伙伴格森用人类的历史教育我,在人类社会中,战争是永远不会停止的,就算是没有我们这些强者的存在,为了各种利益,为了各种野心。 战争依旧会以各种方式进行。 诸位谁可以用自己地生命保证,杀死了我。 战争就不会爆,我们的皇帝,还有战神帝国的贵族们,还有普通的将士与平民,为了这几场战争已经准备了很久很久!”

没有人回答恺撒的话,因为他们答不出来,的确没有人能够保证恺撒不出现,或者暗杀恺撒成功战争就不会爆,而他们兄弟会的成员也在众神面前过誓,绝对不去暗杀和袭击各国的皇室成员。

“那恺撒还有你的同伴,你们接下去还想做什么,继续证明你们的强大,获得更大地力量,得到更高地爵位,更多的领地,然后再次帮助你地国家动新的战争,再去吞并别的国家的领土吗?”

恺撒摇了摇头,兄弟会的这些强者真的是太令人讨厌了,因为他们拥有了强大的实力,因此就要别人接受他们的思想,还不能有一点反抗,如果不是格森把他们打到怕了,恺撒根本就不会在这里跟他们废话,而是直接去见死神了。

“我累了,我的伙伴格森也累了,战神帝国也需要修养,我现在就敢断言,下次战争的挑起者绝对不是战神帝国,而是吃了亏却暂时无力讨还的魔法王国与神圣联盟,那个时候我应该在我的领地上很逍遥地过着我的小日子,不过一旦战争爆我想我也必须为自己的国家出力,诸位是否会了阻止战争的爆而现在就去暗杀魔法王国与神圣联盟的高手呢?”

恺撒的提问没有人回答,因为眼前的这四个人不知道该怎么回答,不过他们到最后也说出了他们另外一件事情的结论。 “恺撒,你可以离开了,从今天开始,兄弟会成员再也不会与你为敌,所有刺杀和袭击的目标绝对不会在你的身边生,我们兄弟会的人将尽量不与你接触,也不在你身边出现。 从此以后我们双方的恩怨就此了结,现在你们可以离开了。 ”

兄弟会的长老要恺撒离开,但是恺撒却没有想走的意思,因为他还有一件事情没有办完。 “多谢诸位,不过我今天来这里还有另外一件事情请诸位帮帮忙,那就是希望各位把亡灵一族的神器还给山德,那终究是死神的物品,还是还给死神的信徒吧。 ”

“如果我们不还呢?那也是我们先找到的!”按照探险的规矩,无论是什么宝物,谁先找到的就是属于谁的,当然先找到也要能保得住。

“诸位可以不还,但是诸位将会与拥有持久生命的亡灵一族全部地爆战争,这场战争势必会持续很久,相信各位也清楚亡灵一族的实力,如果真到了那一天,兄弟会将再无暇去干涉各国之间的战争。 ”

“拿去吧!”因为是在石屋中,对方将一个充满亡灵之气的东西扔给了山德,山德一接触到手中就知道那的确是亡灵一族的神器,因此很快就把神器收到了自己的魔法空间内,恺撒根本就看不清楚那到底是一件什么样子的神器。

当恺撒与山德还有格森一起走出秘密据点的时候,一人一龙都松一了大口气,此时的格森突然向恺撒问道:“难道我们就这样回去了,就这样开始过上平静的生活?这似乎有点太过无聊了点吧。 ”

“格森,难道我们现在还能做什么吗?是跟天上的神作对还是继续动战争,征服整个大6,你不觉得那样实在是太累了吗?格森你的生命还很漫长,你还有很多机会,但我要休息了。 难道格森你就真的不想成天躺在金币上,数着不断增加的金币,吃着各种好吃的食物,轻松地度过一段这样的生活吗?”

格森笑了,因为他觉得那样的生活也不错,而这个时候山德也突然向恺撒告辞了,他要回亡灵岛去了,至于恺撒城堡下面的那间密室,里面的东西就全部送给了恺撒,随后一群人就这样分手了,恺撒由格森载着在天空中越飞越远,向着自己的领地,家人的所在方向快地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