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凭魔圣女
作者:午夜迦蓝 更新:2019-09-25

第一眼看到那女人的额头上还长了一只眼睛,我着实吓了一跳,脚步也出现了一瞬间的迟疑。然而一瞬间之后我才反应过来,那并不是一个眼睛,一个像眼睛一样的奇怪图案。

这个图案总的来说是由两个部分组成的,上下两边,分别是两个像宝盖头一样的有着明显弯折的弧线,成镜面一样的形势相对而立。在两条弧线的中间,是一个比较标准的椭圆。构成整个团的线条都是深紫色,而且中间似乎还夹了银光粉,在我的手电光下闪着熠熠的光。

这样的结构以及颜色,确实很容易让人在这种光线不太明亮的环境下误认为那是一只眼睛。不过,当分辨清楚那只是一个图案之后,我的心里却是更加的紧张起来。凭魔一族的人是信奉三眼牛迦罗的,而这个少女的额头上还画了一个眼睛一样的图案,那么她究竟是什么身份已经呼之欲出。

还有一点让我紧张的是,少女此时与张白明的距离较之我来要近了许多,如果她是张白明的同伙,那么很有可能就是来救援的。当然,也不排除这少女是张白明敌对那一方的,要是敌对的话,很有可能会对张白明下手。如果张白明死在了这里,尹落晨那边我可能有点不好交代。

不管是哪一种情况,都是我不太愿意看到的。现在必须想出一个合适的办法才行,要不然,情况可能就难以收拾。

各种想法电光火石一般的在我的脑海中闪过,但是最后,我找出的最有效的办法就是用语言何止。

“站住!”我低吼一声,希望这种即不*份,又不会容易引起争端的方式可以起到其应有的效果。然而,我的话在旷野中随着那宁谧的夜色一路扩散开,最后消失得无影无踪,那少女却丝毫没有理会。

少女得不太很轻盈,也很优雅,颇有几分有恃无恐的意思,又感觉她根本就没有把我当成一回事。她就这么不慌不忙的朝张白明走去,俨然一副吃过晚饭,闲庭信步,在遛弯的意思。

“你别再走了,在走小爷可就不客气了!”我有些急,这种被忽视的感觉让我非常不爽。但是,随着我这情绪一激动,那种缺氧的感觉越发的明显,我有些喘不上气,呼吸变得困难起来,只能弯下腰,用手支撑着膝盖不停的喘气。

“你的高原反应有点严重,先不要激动,尽量让自己的呼吸保持均匀,如果能够适应过来,就没事了!”从少女口中,发出一连串如同黄莺般清脆的声音,非常的悦耳动人。我不知道那少女的声音是否带有某种魔力,当听到之后,原本狂跳的心脏竟然慢慢的平息了下来,那种胸闷的感觉也慢慢的平和,整个人舒服了不少。

当我再次抬头看时,少女已经走到了张白明的身边,并且慢慢的蹲了下去。

少女抬起头,用那对清澈的眸子看着我,轻声说道:“你也在找他?”

我点了点头,道:“没错,他是在逃的案犯,我必须将其捉拿归案!”我相信,这个少女不管是什么身份,至少不敢如此明目张胆的和警方作对,所以便用这样的话表面自己的身份,希望能够起到一种威慑的效果。

但是,那少女并不买我的账,她的表情仿佛一口古井中的水,没有任何的波澜,淡淡的说道:“张白明是我族的叛逃者,他的命运,应该交由大黑天来裁决。”说着,少女的手轻轻的放在了张白明的背上。

听少女如此一说,我也终于可以确定,这个面朝下躺在地上的人,正是张白明。然而,还没有等我来得及询问那少女想要干什么的时候,只见少女的袖子里面鼓动了几下,几条肥大的妖虫顺着她的袖管爬到了张白明的身上。

那几只妖虫就如同是闻到了血腥的蚂蝗一般,一落到张白明的身上,便顺序的顺着张白明的衣服钻了进去。几秒钟之后,张白明的身体就好像是一个泄了气的气球一般憋了下去。仅仅过了不到两分钟的时间,张白明就消失了,地上只剩下了一堆衣服。而整个过程中,张白明连挣扎的表现都没有,完全如同死掉了一样。

第一次亲眼看到妖虫噬人,我总算明白为什么当初多吉藏布死的时候,那现场就好像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一样。我的神,这些东西简直就是天生的毁尸灭迹的工具!

少女对于妖虫的表现显然相当的满意,当那几只妖虫重新回到少女的袖管里之后,少女的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低声说道:“好孩子,辛苦你们了!”说着,少女便又站了起来,看着我说道:“如你所见,大黑天已经接受了他,这才是他应该有的结果。”

刚才眼前发生的一幕着实让我震撼不已,但是听到少女这番仿佛在为自己推脱的说辞,我自然不能接受,于是站直身子,义正言辞的说道:“你杀了在逃的案犯?你不会不知道和警方作对的后果?”

那少女丝毫不为所动,她丝毫不避讳的看着我的眼睛,然后慢慢的将她头上的斗篷盖子掀开,露出了那一头乌黑的长发。别说,刚才仅仅只看脸的话,这少女已经算是风华绝代,现在完全将头露了出来,更是有一种让人窒息的感觉。

少女的皮肤稍显黝黑,但是却丝毫不影响她的美貌,准确的说,那种黝黑的皮肤使得她的身上更显出了一种异域风情。

“我已经说过了,并非是我杀死了张白明,而是大黑天选择了接受他而已。何况···”少女说着,莲步一摆,用一种优雅的姿态朝我走了过来。然而,少女明明才走了一步,却人影一闪,一下子就闪到了我的面前,距离我只有紧紧数步之遥。

“你并不是警方的人!”少女的话说话,人影再度闪烁,下一瞬间之后,她竟然已经出现在了我的面前,只要一伸手便可以掐住我的脖子。

“你到底是谁?”我下意识的退后一步,并且已经做好准备应付这少女随时准备对我发起的攻击。

那少女却迟迟未动,淡淡的说道:“我是谁,相信你已经知道我的身份了。你来高原,不就是为了找我吗?”少女看着我,脸上的表情显得有些诡异。

什么情况,她说我已经知道了,难道我认识她?不对,如果单单从她的装扮以及她额头上的图案来说,她的身份确实很好猜。但是,如果只这么一个简单的事情,她当然不会说得如此神神秘秘。排除单纯的凭魔身份,我能够说出来的,唯一的一个身份那就只有···

“你是···凭魔圣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