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丧尸血鳗
作者:缔结者 更新:2019-09-25

二人合力推开那扇沉重的石门,门后有一条宽约四尺的石梯,一道道石阶向上延伸到二楼。

二楼和一楼一样,一个大房间,却未曾设门。一走上去就有一阵让人排山倒海的臭味扑鼻而来,这臭味里夹杂着不同寻常的粪便味和腐肉味,熏得人头晕脑涨。

掩鼻而入。在手电筒的光照下,一排排靠墙而立的木架子映入眼帘。木架子宽约五尺,高可触及天花板。两排长长的木架子把这间屋子挤得只剩下中间一条很窄的通道。

一阵扑腾扑腾的声音响起,屋里如柳絮般飞起无数细小的绒毛,直往訾天二人鼻子嘴巴里钻,无比腥臊的粪臭味让他俩愤愤地发出“呸呸”之声。

这阵骚动让原三就臭气熏天的屋子里更加臭不可闻。

但他俩无论如何也不会就此打退堂鼓。正如古训所说:既来之,则安之。

经过好长一段时间,屋子里才平静下来。只见那两排木架子每一排都分为三层,堆放在木架子上的是成百上千只竹子做成的鸟笼子。

每一只鸟笼子里都关着两只似飞禽却不是飞禽,似走兽却不是走兽的小动物。这些小动物如一只麻雀大小,红褐色的绒毛泛起异样的光泽。突出前移的双耳、长在嘴唇上皮的鼻子、差参暴露的牙齿。一语蔽之,它们长着一副魔鬼般狰狞恐怖的面孔。看得人心中生寒,鸡皮疙瘩掉满地。

这种面目可憎的小东西就算再有审美情趣的人也不会喜欢。

“红蝙蝠!”訾天和小林子不约而同地惊呼出声,说出口又心有不甘似的想要把这三个字收回去,就好像从他俩嘴里说出的这三个字如同“阎罗王”一样让人心生忌讳。

红蝙蝠的确是一种不祥之物。古往今来,人们对它都避而远之,甚至把它们与魔鬼和瘟疫联系起来。

红蝙蝠一度被人们称之为“死亡之神”。

死亡之神——一种产于天坨国塔尔沙漠的蝙蝠,头上长有尖刺,用于吸食人畜的血液和脑髓,它们白天隐藏在圆木之中,夜间出来活动。当吸入的血液达到一定量的时候,这种蝙蝠会发生异化,变成传播瘟疫的源头。

还有很多关于红蝙蝠的故事,但这在些故事里,它们往往被描述成一种头上长有尖锐硬刺、专吸人血的摩鬼。

眼前这些红蝙蝠虽然也面目可憎、臭名昭着,长的却也不是变异成硬刺的嘴巴。显然那些关于红蝙蝠头长硬刺、吸人脑髓的描述太过传奇色彩。

訾天正要凑近了看个研究,那些厌恶的红蝙蝠立即扑腾起翅膀,一只只变得张牙舞爪,凶神恶煞起来,可见它们嗜血的本性是与生俱来的。

在红蝙蝠翅膀扇动之际,訾天看见它们翅膀上极为隐避的地方有一个个细小的针眼。

訾天恍然大悟:难道那些都是红蝙蝠的血液?在那业已坍塌的山洞里,巨蟒脚上所长的黑漆木牌上的文字、在屋子大门上方牌匾上的“庞氏生物研究所”篆书、水晶头颅上的红色的液体、那人皮上恶心吧唧的血水,难道这些全是那红蝙蝠的血液?

关于巫术的事越深入就越发诡异。想来想去,人们甚至觉得宇宙的运作也许就是上帝施展的巫术。

凭直觉,訾天认为所有这一切邪恶力量的根源,无非是那红蝙蝠之血!

一向胆大包天的小林子此时也害怕起来,向訾天靠拢了些。他们用手电筒在那一排排摆放着成百上千只红蝙蝠的架子上四处扫射,小小翼翼地拾步前行。

突然之间,訾天脚下踩到一个东西,软塌塌就像踩到一个腐烂的大西瓜。

泼喇一声,那臭烘烘、凉嗖嗖的液体溅得訾他俩满身都是。

訾天破口大骂:“奶奶的!什么鸟东西?”话音未落,就看见在手电筒的照耀下,一个身穿白大褂、戴口罩、医生模样的人仰面朝天躺倒在地板上,吓得他俩连连后退。

眼前的死尸惨不忍睹,那洁白的白大褂已经被殷殷血水浸染得血渍斑斑。头发棱乱,眼睛和嘴巴里,密密麻麻的蛆虫爬来爬去。眼球涨裂,眼睑腐烂成深紫色;嘴巴歪斜,舌头长长伸出,无数只绿莹莹的苍蝇从嘴巴嗡嗡飞出。

整个死状看得他俩毛骨悚然,肠胃一阵紧缩,想要排山倒海一吐为快。

从死尸高大的身材和发型可以看出死去的是一名男性,从腐烂程度来看,已经死去五六天了。

虽然那死尸惨不忍睹,訾天还是又看了一眼。这一眼,他看到了意想不到的东西。只见地上的死尸双手戴着皮手套,右手捏着一个注射器,注射器的针筒里还遗留着半筒赤红的液体。那是从红蝙蝠身上抽取的红蝙蝠的血液。

死尸的肩膀下面压着一只死去的红蝙蝠。看它那空瘪瘪的腹部,不难猜想这只红蝙蝠是因为吸光这男尸的血液之后,得不到血液的供给活活饿死的。

看到这里,事情的原委变得明了起来。原来这个倒霉蛋负责抽取红蝙蝠的血液,出于意外,让那嗜血的红蝙蝠吸血而死于非命。

这个倒霉蛋的死证明了那红蝙蝠的血液的确就是这一切邪恶力量的源泉!

訾天转过身正要往外走,眼前突然闪过一道黑影,一个物件直向他头部袭来。他唰地后退两步,躲闪过去。

原来那东西是从那死尸嘴里弹出的一个活物,就像捕食苍蝇的青蛙的长舌头一样。那活物未曾得手,瞬间便缩回到那死尸的嘴里。唰啦一声,又以闪电般的速度向訾天射来,訾天躲闪不及,被那活物紧紧粘附在左手手臂之上。

低头一看,只见那活物遍体黝黑,手腕粗细的身子圆滚滚、滑溜溜的,上面缀满了指甲壳大小的红色斑点。一黑一红的颜色形成强烈的反差,看起来恐怖异常。

那活物手腕粗细的身体上面粘满了粘乎乎的液体,像是沾染了尸体内部浓稠的粘液。看得訾天肠胃一阵紧缩,恨不能把大前天吃的东西全吐出来。

訾天一时间惊慌失措,不知如何是好,只有本能地往后退。那活物一头紧粘在他手臂上不放,另一头也牢牢生在那死尸的嘴巴里。随着訾天的后退,那怪物就像一根橡皮一样,被越拉细,越拉越长,却丝毫没有断裂的迹象。

原来这怪物就是传说中的丧尸血鳗。丧尸血鳗这种邪恶的东西往往潜伏到刚死不久的死尸里面,侵蚀死尸的脏腑,合之为一。

三十六计,走为上策。訾天唰一声撕掉自己的衣袖,冲出那个凶险的房间。慌不择步,他俩径直奔三楼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