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四
作者:四喜汤圆 更新:2019-09-25

出租车前往市立医院的途中,连铮想了想,又对司机道:“不去医院,去疾控中心。”

司机眼神古怪地看了他一眼,倒是没多问,直接改变了行进方向。

疾病控制中心有专门的aids防治科,晚上除了机器人,竟然还有医生在值班。

连铮说明了来意,医生检查了他手上的伤,破皮出血,虽然唾液中病毒单位含量很低,但是保守起见还是先进行阻挡治疗,六周后检测一次,如果不放心还可以再测,到那时结果呈阴性便是无碍了。

见连铮脸色稍显苍白,医生还安慰道:“如果咬你那人只是属于高危人群,你并不确定她是否携带病毒,那么现在来做阻挡很明智,感染的可能性也非常低,你不要有太多心理压力。”

连铮点点头,虽然他也觉得自己不会那么倒霉,但是为了以防万一,还是检测一下为好。

回家后,闻时渊也不在,连铮当时把闻时渊支开给程家的理由是他想要为闻时渊准备一个惊喜,结果现在还暂时不能确定他是否安然无恙,六周的时间,他瞒不了那么久。

惊喜自然也就要变成惊吓……

连铮略一思索,干脆打开了游戏仓,至少在游戏里他接触闻时渊不会有任何顾虑。

连铮先登录了叶一的账号,然后掐着时间火速骑马前往帮会领地购买烟花“海誓山盟”,直接一口气买了99个。

而另一头,闻时渊被喊回了程家,程家老人压根不像生病的样子,只是絮絮叨叨地问他一些生活的琐事,还有什么时候回公司上班,有什么投资计划之类的。

除了第一个问题他还能够说个大概以外,剩下两个问题闻时渊都冷着一张脸拒绝回答。

老人叹了一口气,重新回到第一个问题上来,“平常在家谁做饭?”

闻时渊淡定道:“他。”

“打扫卫生?”

“他。”

“洗衣服?”

“他。”

老人愣了一下,忽然道:“我听说那孩子把游戏里的工作辞了,现在?”

闻时渊微微蹙眉道:“又找了份新的。”

老人:“……”

老人感觉自己的精神受到了一定的冲击,“那你做什么了?”

闻时渊理所当然地靠在沙发上,小勺有意识地在牛奶布丁上抠挖着,“我玩游戏啊,忙。”

老人:“……”

老人沉默了很久,久到闻时渊不耐地抬头来,老人这才缓缓叹出一口气道:“要对人家好一点,平常多帮忙做饭,理家……补贴家用。”再这样下去,拆伙妥妥的,“或者我让管家送你们一个家用机器人?”

闻时渊皱眉果断拒绝道:“不要。”

“不要?那你要什么?!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我看连铮是太宠你了!”老人怒气值到达顶点,掀桌!“下个星期就给我滚去上班!听见没有!”

于是,这一晚,悠闲的幸福生活产生了巨大的危机,自认为十分无辜的闻时渊在老人的教训下,黑着脸应了。

回家已经临近夜里十二点,男人阴沉着脸,如果他按照外公的要求开始回公司上班,那么他和连铮相处的时间就更是少得可怜了。

家里面只开了一盏橘色的小灯,闻时渊没在卧室找到连铮,去游戏房一看,连铮的巨蛋正闪着银白的光泽。

游戏里。

瀑布流落山涧,一潭清泉映照着当空的圆月,泉边是垂落花枝的大树和繁茂的兰草,夜色下,风带着一股醉人的甜香与幽婉。

连铮站在泉边,望着自己好不容易摆出的心形烟花,不禁感叹,他为了闻时渊能心平气和地听他讲完事情的原委也是满拼的了。

【密聊】渊九重悄悄对你说:你在哪?

【密聊】你对渊九重说:苍山洱海蝴蝶泉,快来。

闻时渊赶到的时候泉边一个人也没有,但是地上却搁置着很多奇怪的石头,大概是月光过于昏暗,还没等他看清到底是什么东西,只听突然一声“呲啦”,火花炸响。

闻时渊站在心形的烟火中间,绚烂的花朵形火焰绽放开来,馥郁的玫瑰,清雅的百合,然后缓缓升上中空,鲜艳且明亮。

【世界】系统:江湖快马飞报!“叶一”侠士在苍山洱海对“渊九重”侠士使用了传说中的[海誓山盟]!以此向天下宣告:“叶一”对“渊九重”之爱慕,天不老则爱不绝,地不裂则情不尽,海不枯则心相连,石不烂则意永存……各位侠士可火速前往苍山洱海共同见证“叶一”侠士这段惊天动地泣鬼神的真诚告白!

【世界】小呆瓜:我一定是睡太晚产生幻觉了。

【世界】栀子花:=口=我也……

【世界】梨花带雨:竟然不是帮主放给001的,不科学!

【世界】时景过迁:不科学1

【世界】阿雅:嗷嗷副帮主,捂脸。

原本沉静的世界顿时被刷新的信息炸得一片沸腾,还没等大多数玩家反应过来,紧接着……

【世界】系统:江湖快马飞报!“叶一”侠士在苍山洱海对“渊九重”侠士使用了传说中的[海誓山盟]!

以此循环了七八遍之后,呆愣在烟花中间的渊九重这才终于回过神来。

不远处,泉水边连铮拿着一根还残留着火星的小木棍,正试探着点燃下一个“海誓山盟”。

渊九重有些不知所措,只得慢吞吞地走到连铮的身后,环住他的腰,然后把脸贴在他的额角上,低声道:“这些都要送我?”

连铮点点头,转过身亲了一下渊九重的嘴角,“喜欢吗?”

渊九重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只得抱紧他,郑重承诺道:“喜欢,以后……我会好好养你的。”会努力工作,会学习做饭,会把你捧在手心里。

虽然男人的情话有些奇怪,但连铮还是笑着应了,“好。”

闻时渊眸色渐深,扔开背上沉重的千机匣,脱去手上坚硬的唐门护甲,揽住连铮的脖颈亲吻起来。

连铮一手抱着他,一手将自己淡黄色的外衫解落在地,紧接着,他忽然拖住渊九重往泉水里一倒!

只听“嘭”地一声水花巨响——

“噗……哈哈哈哈……”

伴着连铮得逞的笑声,渊九重全身湿透地从水中站起来,抹了把脸,等他睁开眼时,连铮早已经游到几米开外去了。

“过来。”

“你过来。”

渊九重心里想着让我逮到你就完蛋了,好在泉水不算太深,刚刚没过胸口,他便朝着连铮的方向游去。

连铮泡在清凉的泉水里,弯腰褪去鞋袜,鞋子被水浸透了,不过游戏里很快就能刷干,他看着渊九重游刃有余地逼近,便也不躲,只把手中的鞋往岸上抛去。

渊九重正待一个猛扑,岸上却突然传来了异样的惊呼声——

“嗷!好痛!我被鞋砸到了tat……”

“小声点!白痴啊你!”怒骂声。

“你的声音比他还要大好吗!!!”这又是另外一人了。

连铮:“……”

渊九重:“……”

两人无比震惊,齐齐朝岸边上低矮的小树丛看去,周围尚未燃尽的烟火翻滚出馥丽的花朵,也一定程度上遮挡住了他们的视线。

“啊啊啊我们被发现啦快跑——”很快树丛猛烈地摇晃起来,几个黑黢黢的身影闻风逃窜。

渊九重顿时被气得倒仰,怒声道:“是谁?!不许跑!”

连铮还没来得及反应,身边的渊九重却早已运起了轻功,踏水如疾风般追了过去。

连铮:“……”

夜色下,连铮披着单薄的里衣浸在水中,他望着天空中的圆月,不由感叹,可惜啊,难得的坦白机会……

与此同时,世界频道上——

【世界】小呆瓜:奉劝各位,若是想要来苍山洱海见证gm001对杀神的告白,一定得多组几个dps和奶妈,杀神现在鸡血难耐,我们前来观礼的人已经支持不住了[再见表情]……

【世界】一簇烟雨:……我早劝过你的,帮主不喜欢别人偷看gm001。

【世界】梨花带雨:你们看到什么了?Σ(°△°|||)︴

【世界】大笨熊:我死了,呆瓜你一定要坚持!记住!你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世界】小呆瓜:你个奶爸都被秒了,我这脆皮还能有活路么tat……

【世界】牙疼:死也值了,我录像了咩哈哈哈哈哈!

【世界】爱呀受受:求录像(﹃)!

等渊九重教训完了偷看他们鸳鸯戏水的小贼,回到蝴蝶泉边时,连铮已经从水中起身,慢悠悠地坐在大石头上擦拭起自己湿润的头发。

闻时渊去草丛里捡了他的鞋,然后弯身帮他擦脚。

连铮笑了一下,不过到底心里压不住事,他还是略一犹豫道:“我今天去了一趟疾控中心。”

渊九重抬起头,有些不解。

“你听了不要又生我的气。”

“嗯?”渊九重忽然有了一种不好的预感,眯眼,每次连铮做了什么了不得的事以后都会给他这么一句话……

果然,下一秒……

“去唱歌的那天,我被那个毒瘾发作的女人咬了一口。”连铮停顿了一下,他看着渊九重开始变得紧绷的表情,不着痕迹地往后退了退,“伤口出血了,那女人私生活这么乱,我怕她有艾滋……”

渊九重差点一口气没能上来,“所以我被外公支开的时候,你去了医院?”

连铮见状不妙,踩着平整的石头一纵跃到了另外一头,鞋也不穿了,以随时准备跑路的姿态劝解道:“别生气。”

渊九重深呼吸道:“我不气,你过来。”

连铮眨巴眼,摇摇头,遮不住大腿的白色里衣湿漉漉地贴在身上,乌黑的发丝从肩头垂落。

渊九重试图让自己声音听起来更加平稳镇定一些,“过来,我只是想看看你。”

男人竟然没有像往常一般怒不可遏,反常即有妖,连铮越发不敢过去,只见渊九重脚下一动,他噌地转头就跑。

渊九重被大石头拦着,脚下慢了一步,就真的让连铮从自己手边逃走,他这才火冒三丈地吼道:“你给我回来!”

连铮更是跑得影子都没了。

渊九重烦躁地抓了一把头发,半晌才冷静下来,给连铮发了一个密聊。

【密聊】你对叶一说:我又不会吃了你!跑什么?!

【密聊】叶一悄悄对你说:我们暂时先分开一个月吧,医院要六周之后才能检测出结果,这几天你下线的话就自己叫外卖。

渊九重的脸色瞬间变得惨白。

【密聊】你对叶一说:我不怕,也不在乎你是否受到感染,先回来,如果你不想下线,我们就一起玩游戏,好吗?

【密聊】叶一悄悄对你说:真的qaq?

【密聊】你对叶一说:真的。

直到连铮想要远离他的那一刻,渊九重这才清楚地感受到了病毒的可怕,即使还尚未确定感染,但绵密的恐惧,依旧像是一道一道淹没滩涂的浪潮,最严重的后果——它们会夺走他所珍视的宝物……

只这短短几秒钟的时间,渊九重感觉浑身的血液都快冻结了,他的情绪显而易见地低落,慢慢朝连铮刚才跑开的树林走去。

不一会儿,他就看到了从树后露出半个身子的连铮。

连铮神情忐忑,即使先前表现得异常镇定,但他始终是害怕渊九重会因此而疏离他的。

渊九重走到了连铮身边,伸手将他揽进怀中,“六周后我陪你去医院。”

连铮心安了不少,浑身放松下来,“好……那我们现在接着去放烟花吧。”

渊九重不吭声,抱着他好一会儿才摇头道:“回家,我想和你睡觉。”

“呃……”连铮被闹了个红脸,只得顺毛摸道:“好吧,不过只能游戏里。”

直到凌晨时分,渊九重这才放过早已经哭不出也叫不出的连铮。

他把连铮搂进怀里,似乎这样才能得以安睡,现在还只达成了第一步,渊九重想,他等不了六周那么长的时间,只要这几天表现再好一点,待到连铮对他卸下了防备,愿意退出游戏,他就直接在连铮身上狠狠咬那么一口!

渊九重舔舔嘴唇,勾起一丝的笑意,连铮不是怕他被传染么,不是还想要躲开他么,到时候看连铮还敢不敢不要他!

依照渊九重的形式作风及脑回路,不管连铮是无理取闹也好,有意为之也罢,他们走到今日,说什么渊九重也不会放开他了。

六周后,疾控中心的走廊上。

连铮捂着脖子等待闻时渊前去化验室领取检测的结果,他的表情有些莫名的复杂。

闻时渊阴沉着脸进去,过了一会儿,照样阴沉着脸出来了。

连铮心里咯噔了一下,“怎么样?”

闻时渊看着他不说话,直到连铮脸色慢慢变白,这才将手里那张单子递给他道:“自己看。”

连铮松开捂着脖颈的手,拿起单子,把上面hiv后的“阴性”二字来来回回看了三遍,终于彻底缓过气来,“没事就好。”

闻时渊淡淡道:“当然,我说过你没事的。”

连铮点点头,结果侧颈再一次传来一阵刺痛,他登时又怒气冲冲地对着闻时渊道:“那你还咬我!还这么狠!”

闻时渊赶紧凑过去舔了舔他脖颈上的牙印,哄道:“因为香,没忍住。”

连铮气结,当天晚上罚了闻时渊滚出去睡沙发。

闻时渊抱着枕头,为了重新博得心上人的宠幸,只得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