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八章(全文完)
作者:胡鳕 更新:2019-09-25

“小子,你就是领头人吧?”

眼见大汉仍是盯着自己,斯卡鲁只好硬着头皮道:“阁下,我们的团长暂时失踪了,我无法代表这个佣兵团,事实上,我也是因为这宗交易才加入这个佣兵团的”

说这话时,斯卡鲁暗暗四处打量,发现围观的人们屏息凝神,仿佛期待着什么,该不会是这个魁梧大汉的忽然雷霆一击吧?

想到这,斯卡鲁更是头皮发麻

大汉道:“这么说,我们家族的货物缺件,你岂不是非常有嫌疑?”

“阁下,事情未查清楚之前,我们每个人都有嫌弃”斯卡鲁只能选择据理力争了

总算他的同伴并没有丧尽天良,这时也伺机纷纷道:“大人,我们都是信誉评价高等级的佣兵啊,绝不会干出这种事的”

“阁下,这事一定是我们这个临时佣兵团的团长尼克干的!”

“是啊,要出气的话,暗光家族应该找他,而不是找我们这些小人物啊”

“……”

大汉忽然暴喝一声:“聒噪!”

他的怒火就这么毫无先兆的爆发了,如同一道闪电,忽然冲向斯卡鲁身后一人,巨手抓住了那人的手臂,就像一头森林凶兽的爪子抓住了一头微型观赏类魔宠的前肢,“吱”的一声绝不悦耳的声响,那喷涌而出的淋漓鲜血喷得周围都变作了鲜红色,仿佛这种血腥的颜色迅速染满了整个视觉空间

斯卡鲁那同伴,这才反映过来,自己一只手臂竟然被这大汉硬生生撕裂了下来,那锥心的剧痛终于令他发出哀嚎,斯卡鲁等人为之色变,围观的群众却发出惊天动地的欢呼声,仿佛这种暴力充满了肆虐的美感

大汉却冷冷道:“留下你一只膀子,是为了让你捂住自己嘴巴的!”

那可怜人痛得倒在地上,哪里还能回应,他身边的高瘦佣兵,一直与他交好,慌忙蹲下为他迅速处理的伤口,此时忍不住义愤道:“阁下,事情尚未调查清楚,你岂不是欺人太甚了?”

回答他的是大汉的巨手,又是另一声“吱”的刺耳声响,只在瞬息,高瘦佣兵的一只手臂也被撕裂了下来,大汉居高临下的看着那滚到在地的高瘦佣兵,森然道:“在实力为尊的世界里,我的拳头比你们大,欺人太甚又怎么样?”

高瘦佣兵比他的好友硬气多了,死忍住不发出半点惨叫,反倒厉声道:“阁下,在森林女神的注视之下,你就不怕你的暴虐遭到神罚吗?”

“哈,老子从来不信奉森林女神,你既然信奉她,那就送你回答她的怀抱吧!”狰狞浮上了大汉的脸庞,巨手狠狠就朝那人的头颅轰去,众人毫不怀疑,只要被这个拳头轰中,今后恐怕只能在记忆里去寻觅这位高瘦仁兄的音容笑貌了

意外的是,当的一声响,大汉的巨拳竟被挡住了,是一根木棒挡住了巨拳,准确来说,那是一根雕刻满美丽花纹的木杖,就像贵族家老爷使用的那一种

斯卡鲁终于忍不住出手了,他本想息事宁人,因为他不想以后也光着一个膀子闯荡森林,但高瘦佣兵激起了他的血性,他不能看到这样的人死在自己面前

于是,他挡在那人的面前

大汉嘲讽一笑,巨拳化作狂风骤雨,猛然袭向斯卡鲁,毫无疑问,这种螳螂挡车的行为,很符合大汉的暴力美学,他可以粉碎对方的自信,借此再粉碎对方的自尊

但令他感到意外的是,木杖竟织出一片密不透风的防御网,无论巨汉如何攻击,怎么妙手百出,就是攻不进这片网络之中,叮叮当当的清脆响声中,围观者此起彼伏的欢呼声也慢慢平息,人们的目光慢慢变为惊讶,大汉在他们心目中的形象从来是战无不胜,像现在难分上下的情形,可是从未一见

人们看向斯卡鲁的眼神里,不禁多了一份别样的意味

大汉神色也慢慢变得凝重,沉声道:“小子,还手!”只要对方还手,大汉深信自己就能找到这片防御网的破绽

“阁下,我只想息事宁人,不愿与你为敌!”斯卡鲁心知肚明,自己的魔宠目前只会防御,不会进攻,平时反击的事,都是同伴去干的,但现在,身后诸位同伴噤若寒蝉,哪里敢出手?

大汉冷哼一声,面色似乎没有先前那么难看了

斯卡鲁伺机道:“阁下,运送的货物缺件,是我们团长尼克所为,与我们无关,请你明鉴!”

“我知道,这是最大的可能,但也有可能缺件的货物仍藏在你们当中”如此说时,大汉那凌厉的进攻仍未停止,他心中更是凛然,面前这小子打了这么久,仍是气定神闲,一旦让他反击,岂不是非同小可,手中更是杀招不断

斯卡鲁道:“我们一直愿意配合贵方调查,当务之急应该是先把尼克找回来,而不是找我们开刀吧?”

“可惜,尼克现在找不回来,必须有人承受暗光家族的怒火,我们暗光付出这么大代价,结果却让他人摘取果实,已经成为森林里最大的笑话,传得沸沸扬扬!”

斯卡鲁明白了,人家要杀几个小人物,以儆效尤

他们的理所当然,斯卡鲁觉得不可理喻,正当他以为这样的攻防局面不知要僵持到什么时候,一丝红晕忽然闪过大汉的面庞,那是激发自身潜力的秘技,对自身会有损害

但久攻不下的大汉,心中的邪火已经越来越盛,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实力猛然暴涨至黄金高阶,斯卡鲁本来就如大海里狂风骤雨中的一叶小舟,虽然风浪不断,但仍能随波逐流,现在大汉的拳头威力暴涨,无疑就是在大海里掀起一场海啸,不待斯卡鲁有任何反抗,便将这叶孤舟打入海底

终于击破那片防御网,大汉心中大喜,巨拳狠狠轰向斯卡鲁小腹,低吼道:“去死吧,小子!”

斯卡鲁的魔宠木杖只能在最后时刻堪堪一挡,却也无法避免被巨力轰飞的命运,人在半空中,喉咙已一甜,喷出漫天血雾

大汉不依不饶,快步朝斯卡鲁的落点追击而去,他决定以最暴戾的方式,虐死这个不知好歹的小子

但在一秒钟后,他改变了这个决定,因为有人在抚摸他的脑袋,从小到大,只有母亲可以抚摸他的光头,成年之后,连母亲也失去了这个权利,但现在,竟然有人很随意的抚摸着,还握着拳头敲了敲,就像研究某种椭圆形瓜类植物是否已经熟了……

他硬生生停住了脚步,愤慨异常之余,还十分骇然,谁可以在自己丝毫不察觉的情况下,来到自己身后?

这位身高接近两米的大汉满怀惊惧的回过头,看到了一张异常年轻的脸,依稀有点熟悉,继而他立即想起,他并没有见过此人,只是此人隐藏在骨子里的气质,和他刚才准备击杀那个年轻人有点相像

大汉身高接近两米,但那年轻人竟然可以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似乎要比他高了小半个身子,那该是多吓人的身高啊,大汉偷偷低头看向,才发现原来年轻人的双脚竟是悬空的,好像轻飘飘的浮动在半空……

他是神力师,但周围并没有元素变化的迹象?

那只好传说中绯钻中阶以上,才可以随意在天空中翱翔

大汉心中的骇然更甚了,他准备杀人,但似乎是准受害人的兄弟来了,还疑似绯钻中阶或以上的可怕存在……

那年轻人忽然笑了,亲切的笑容很有感染力,令人如沐春风,他道:“那个谁,你光头上的图腾,是混乱之神的信仰图腾吧?”

大汉还常以罕有人识破他的光头上的图腾而骄傲,没想到这个神秘的年轻人一语就道破了

本来他还抱有幻想,这只是个路过的绝世强者,但斯卡鲁惊喜的叫声彻底打破了他幻想:“毕维斯,天啊,真的是你!你这块烂泥终于可以粘在木墙上了”

毕维斯丝毫没有谦虚的觉悟,哈哈笑道:“当然,我这块是上等烂泥!”他探出拳头,和爬起身的斯卡鲁撞了撞拳头,行了个标准的佣兵礼,然后紧紧拥抱在一起

“别来无恙啊,兄弟?”

“还活着,真棒!你怎么知道我在这的……”

“有佣兵查询系统的啊,亲爱的斯卡鲁”

“现在协会可以随意查询任意佣兵行踪的?”

“当然不可以,不过我没经过协会同意,私下查询的,才知道你有了麻烦”

“……”

毕维斯忽然转过身,对那打算悄悄退走的大汉笑道:“那个谁,你想去哪啊?”

那大汉慌忙讪讪然停下,挤出一丝笑容道:“我见阁下在叙旧,就不敢打扰了”出于绝对弱者的心态,他甚至微微弯下腰

这令台下围观的群众顿时一片哗然,刚才毕维斯华丽登场时,仅仅能引来一片惊叹声,抚摸大汉光头时,也是仅仅得到一片议论声,人们还在怀疑说不定是大汉某个子侄之类的强者来了,但现在,他们心目中阴影都市说一不二的豪强首领,像一个谦卑的下等人那样对待他人时,给予这里人们的冲击力实在是太震撼了

毕维斯微笑道:“没事,我是帮你解决难题来了”

大汉这时才发现,毕维斯手中还提着一个大大的布袋,当布袋袋口打开时,令大汉恨之入骨那张面孔立即出现在眼前

“尼克导师,令你在里面憋气这么久,真是抱歉啊!”毕维斯笑眯眯的看着携宝潜逃的尼克,这位久违的秃顶男

尼克怨毒的盯着毕维斯,这位当年他招进烈阳的树渣,他一直看不起毕维斯,就算共同经历过患难,他依然看不起毕维斯,但现在,毕维斯已经站到了他梦想中也未曾达到的高度,对方抓拿自己时候,几乎不费吹灰之力,这令尼克的自尊心大受打击,本以为自己得到那番奇遇,晋升为黄金级之后,在森林各地基本可以横着走路了,谁知道……

他狠狠道:“毕维斯,你真不想知道盒子里面的东西是什么?”

“不就是两枚神迹时代的能量球”毕维斯一脸的不以为然

“你怎么……”

“我怎么知道?尼克导师,你晕迷的时候,我可是有搜你身的,好不好?”

尼克还想搁狠话,但看到大汉恨不得吃掉他的眼神,他求生的本能让他放软语气道:“毕维斯,还记得当年命运裁决和命运前哨吗?我们好歹一同共过患难啊……”

毕维斯敛去笑容:“当然记得,但你明知道斯卡鲁是我兄弟,还这样阴他,可有存往日情谊的意思?”

“我当时不知道你……”

尼克差点就将“不知道你已经变得这么强”的话说出来,正想改口时,毕维斯已经没好气的摆摆手,表示没兴趣再和他说下去

毕维斯将一个盒子扔给大汉,道:“不是你想要的东西?”

大汉打开检查后,不由得激动道:“感谢阁下高义!你永远都是我们暗光家族最好的朋友”

“没兴趣交你们这个朋友”毕维斯不去看大汉的脸色,朝斯卡鲁那群同伴看了眼,便对斯卡鲁道:“受伤的两人是你朋友?”

斯卡鲁看向仍处于断臂痛苦中的两人,、重重的点了点头

毕维斯便对那大汉道:“他们的赔偿金,要按惯例的最高额度赔偿,有问题吗?”

“没问题,按最高额度的十倍赔偿”大汉忙连连答应

“嗯,你也自断一臂好了,便宜你了,本来你撕掉两个膀子,应该赔足你四肢的,不过我来时听人说,你这人虽然暴虐,但平时对待平民还不错,就打个折吧”毕维斯轻描淡写的吩咐

看着大汉一张脸变得阴晴不定,毕维斯不耐道:“需要我帮你吗?”

话音刚落,大汉已像一枚离开投石车的石头,往人群中抛射而去,家族总部离这不远,那里还有他苦心培养的三百死士,管你是不是绯钻,老子也有和你一搏之力!

遗憾的是,大汉尚未看到逃出生天的曙光,整个人就被毕维斯捏着脖子拎了回来,就像前面断臂受害人那样,没有半点的预兆,也同样刺耳的撕裂声,大汉左手巨臂已被活生生撕裂下来,区别仅仅是,大汉折磨别人时毫不介意喷涌的鲜血溅到自己,毕维斯却立即躲开,还解释:“新买的衣服,不想弄脏”

他不理会大汉眸子里深藏的怨毒,淡淡道:“前面赔偿金,没忘记吧?”

大汉已经深深明白自己和对方的差距,自己这个黄金级,在对方只如同蝼蚁一般,他强忍着剧痛,沉着脸道:“明白了,阁下!一定照办!”

毕维斯大有深意的看着大汉,平静道:“我会看着你,别想报复他们,嗯,这位掠夺你财宝的当事人就交给你了”

随意一脚将尼克踢到对方身边,朝斯卡鲁挥手道:“哈,这么久不见,一起去喝两杯”

“我说烂泥,你怎么变得这么强了?”斯卡鲁和那大汉交过手,深知对方骇人的实力

毕维斯道:“还记得我和你提过那种药水吗?”

“记得,你真配制出来了?”

毕维斯幽幽道:“没,配制失败,我还不知道,以为配制成功了,还把失败的药水喝了下去……”

“结果?”

“如你所见,就变成现在这样了”

“哈哈,你小子一直都得到幸运女神的眷顾啊,剩余的药水还有吗?”斯卡鲁一脸的期盼

“不适合你体质的,你服用百分百死亡……”如此说时,毕维斯不禁想起自己当时服用药水后的痛不欲生,再想到剩余的药水,留给那头可爱的暴怒之魔

“……”

“我先把这个临时佣兵团的事处理完,就跟你走!”斯卡鲁又朝躲在下面人群里的乌玛挥手道,“三角眼,一会喝酒你也来吧”

乌玛身子情不自禁的抖了抖,偷偷看了眼自己的主子,才嗫嚅道:“不了”人生就是如此,最大的机遇就与他就这么擦肩而过了

就是从这一年开始,森林世界里多了一个名为“绯梦”的佣兵团,在后来的很多年里,他们的足迹遍布整个森林,他们的善举令他们被视为森林女神的代言人

他们推行了新科技运动,令神迹时代的辉煌渐渐重现,他们还在森林以外的沙漠地区,重塑出绿色的世界,解决了森林世界里日益严重的人口危机,与其说,他们令整个森林走向一个新的时代,倒不如说,他们创造了一个新的时代

绯梦佣兵团的成员,因为其杰出贡献,每一个都为历史所铭记:毕维斯、爱瑞斯、佐伊、蜜瑟莉、斯卡鲁、玛丽、苏婄……

作为绯梦的团长毕维斯,那个光芒四射名字的拥有者,在森林之巅圣白杨中央广场上,人们为了纪念这位森林里最懒散的传奇,在那里为他建造起一个巨大雕塑

雕塑下,有贤人毕维斯生命里最为人传诵的名言:

就算人生只是一场梦,我也要活出精彩!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