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29 妈妈
作者:七夕使者 更新:2019-09-25

青青的体力与法力都处在告罄的边缘,击水真人的神智也处在即将崩溃之际。两个人,一个清醒,一个糊涂。比拼的却是双方的意志。这种情形委实诡异。

“咦,你怎么闯进来了呢?没有我的同意,你到底是怎么进来的?”在青青构筑的幻阵空间内,小飞驼的神魂竟然不告而入。这是从未有过的事情。幻阵的控制权只在青青一人手上,只有得到她的同意,外人的神魂才能进入。今天莫非是出鬼了?难道是自己法力下降以后,控制权也降低了?

“妈妈,妈妈,我要抱抱。”就在青青发出质问不久,小飞驼也看到了她。这小家伙热情的喊着妈妈,向她扑了过来。

“喂,你到底是谁?怎么可以乱认妈妈呢?人家还是黄花大闺女呢,可没你这么大的孩子。”青青见小飞驼朝她扑来,忙不迭的闪躲开去后,又大声解释起来。

哪知道小飞驼思妈成疾,进入幻境以后,渴望得到母爱的欲望更是一发不可收拾。青青不肯认它,可小家伙就是不依不饶,非得缠着这个便宜妈妈。看那架势,青青若是坚决不肯承认,小家伙准备玩命赖上了。

青青躲闪了几次后,见这小家伙确无恶意,索性就再懒得躲避了。任由小飞驼痴缠着她亲热,她自己则依旧苦苦支撑着幻境,暗暗祈祷着让对手抢先崩溃。

小家伙幸福无比的依靠在‘妈妈’身上,可不久之后就发现妈妈似乎不在状态,注意力没有放在它这个乖宝宝身上。妈妈这是怎么了呢?

小飞驼享受到母爱的时间并不长,从出生到被遗弃只有短短十几天时间。可由于它懂事的早,十几天内享受到的每一份母爱,都让它有着深刻的回味。爸爸、族人可能都不喜欢它,甚至是很忌惮它、厌恶它。可妈妈对它的爱却是源自内心、源自于母性天性的。在它与妈妈相处的短短十几天时间内,妈妈一刻不离的守候着它,关爱着它。纵然在族群压力下,妈妈被逼无奈的把它送出族群聚居地时,妈妈依旧对它难舍难分。为了给它找一处好的生存环境,妈妈更是背负着它踏遍了此地的山山水水,几经比较,才终于选定了一处风景既优美,草木也繁盛,却又没有太多凶猛食肉妖兽出没的地方。小飞驼之所以能够活了下来,在很大程度上与妈妈为它选定的这片生存环境有关。因此,在小飞驼心里面,它其实一点都不恨自己的妈妈。它知道妈妈对自己的爱极深极深,它能够理解妈妈作此选择时候的无奈。毕竟,妈妈不止它一个孩子,妈妈不可能为了它一个,放弃掉另外的那些孩子。手心手背都是肉啊!

可今天为什么妈妈看起来有些心不在焉呢?妈妈从来没有这样对待过自己呀?难道妈妈有什么心事吗?小飞驼从初见妈妈的喜悦当中挣脱出来后,就开始关心起了自己的妈妈,关心起了自己所处的这片环境。

它所处的环境自然是青青构建的幻阵空间,按理说它是不应该进的来的。可不知道为什,小飞驼似乎有一种奇怪的天赋,它可以任意进出这种类型的空间。仿佛它才是这片空间的主人。

‘咦,这人是谁?他笑起来怎么这么讨厌呀?是妈妈的朋友吗?妈妈怎么会有这般没有礼貌的朋友呢?这家伙一定是个讨厌鬼,妈妈的不开心,肯定就是被这家伙给惹出来的。不行,我不能让他再呆在这里,我得帮妈妈赶走他。“小飞驼看着不远处正沉迷于欲望之中欲罢不能的击水真人,心里面颇为气愤。

击水真人此刻真不知道在经历怎样的喜悦,放肆的笑声当中透着股舍我其谁的气势,给人以无比嚣张的感觉。他的这副张狂样,落在心灵纯洁如幼童的小飞驼眼里,肯定是不讨喜的。

小飞驼既然认定这家伙不为自己所喜,自然就想当然认为妈妈也不喜欢这家伙。

既然母子俩都不喜欢此人,肯定是要把他赶走的了。

小飞驼想到就做,它很快就飘到击水真人旁边,抬起后腿就是一记狠得。

“哎,不要...,你怎么会看得到他呢?”青青和小飞驼所处的位置本来是跟击水真人隔开的。击水真人固然看不到她,站在她那个位置的人,如果没有她的授权,也不可能看到那些被阵法间隔开的空间。

小飞驼能够闯入幻阵空间,这本身就是件极为惊人的事情。就好像自己家的防盗门,突然被陌生人给打开了。可这位不速之客,不但轻松松松的开了防盗门,就连家里的暗室乃至电脑密码等等都帮你一锅端了。这可就太吓人了。这就不是开个锁那么简单了。这位简直就是全才呀!除了会开锁,还得精通建筑学,甚至还掌握了黑客技能。

小飞驼就是那么个全才,只不过它自己还懵然不知罢了。它不但闯了进来,还能看得到被隔离开的击水真人。更离谱的是,他还自说自话去攻击击水真人。

青青真的是被小飞驼的天赋给震撼到了。当她看到小飞驼突然移动到击水真人身边,并撂起蹶子就踢的时候,青青真的是吓了一大跳,虽然她立即喊说‘不要’,心里却知道来不及了,自己辛辛苦苦把击水真人拽入幻阵空间并一直僵持到现在,两人的较量也已到了最后关头,虽然她此际并无必胜把握,可在结果出来前心里面总归还有几分期待。谁知道偏在这紧要关头闯进来一位不速之客。这位不速之客一脚将击水真人踹出了她的幻阵空间。这种做法,看起来似乎是在帮自己的忙,实则却是帮了对手。

小飞驼一脚飞踹过去的时候,心里面也是开心不已。它觉得自己这是在帮妈妈干活,踢走那个讨厌狷狂的死老头。可当它一脚踹中老头屁股的时候,老头非但未被踹走,反而黏在了它的脚上,怎么甩都甩不掉,就跟长在了他身上一样。这么一来,倒是把小飞驼给吓得不轻。更让它害怕的是,老头甩不了也就算了,还拼命往它身体里面钻。

于是小飞驼吓的哭了起来,边大骂着‘死老头,坏老头’一边又大声哭喊着‘妈妈,妈妈,快来帮帮我’,朝着妈妈身边飞快的跑去。

青青才准备接受失败的结果,哪知道竟然出现了如此诡异的一幕。击水真人挨了自己这个‘便宜儿子’一脚后,非但未被踢出幻阵空间,也没有被踢醒神智,却反而被踢得彻底失去了神智。如今,黏在小飞驼腿上的击水真人神魂,已经彻彻底底的被打散了自我意识,陷入到了迷乱状态之中。

青青的幻阵在对手彻底迷失之后,就会自动把对方的神魂踢离空间,任由它返回躯壳。从此以后,这世间就会多出来一个疯子。可今天真的是太古怪了,击水真人的神魂不但未被弹出,反而吸附在了便宜儿子身上,并且正在融入它的体内。

“这家伙到底是什么样的怪胎呀?不但能随意进出幻阵空间,居然还能够吞噬他人的神魂。这世上有这样的妖兽吗?”青青看着哭喊着妈妈,朝她飞奔而来的便宜儿子,心里面有些哭笑不得。你在吞吃别人的神魂,自己却吓的又哭又闹,这他/妈算是怎么一回事?这击水真人若是神智未失,见到你这番摸样,只怕气也得把自己给气疯了。

青青只得又气又笑的安抚着这个宝贝便宜儿子,告诉它这不是人家往它体内钻,而是它自己在吃东西。可小家伙还是不肯相信这个事实。最主要是它高明不明白。自己明明没有吃东西,东西怎么可能会往它肚里钻呢?难道是自己的吃饭功能失控了?吃不吃连自己的主观意识都控制不了了?自己明明没有想着去吃东西,自己的嘴却自说自话主动去吃了?

小家伙本来还急着有东西钻到自己肚子里去,被青青一解释,才知道是自己的嘴坏掉了,不听话了。这一下,它就更害怕了。这么下去的话,岂不是要把自己给吃撑死了?明明肚子里面吃饱了,可这张不听话的嘴却还要贪吃,这般吃法肚子哪能放得下呢?放不下的话,岂不是要胀/破了?肚皮胀/破了,今后又用什么去吃东西呢?嗯,对了,用嘴吃。可嘴里吃进去的东西又该往哪里咽呢?难道一边吃一边都落到地上?这么一来,自己不是又要被饿死了吗?

小家伙这么一通哭诉,青青的头都快想炸了。这他妈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想法呀?肚子胀/破了你还能想到吃?胀/破了你不就嗝屁了吗?呃,道理虽然不错,可小飞驼却不是这么理解的。你要这么给它解释,它也许不再纠结能不能吃了,却要跟你讨论死活问题了。这道哲学命题可就又上升了一层,讨论起来可就更没完没了了。死活,那可是宗教界的终极命题呀!去跟一稚童讨论,这玩意能论的清吗?

好在小家伙情绪来得快去得也快,它往妈妈身上一靠,什么烦恼都没有了。青青见小家伙还没消化完,索性就等了一下。这一等又是半个多时辰,直到小飞驼讲击水真人的神魂完全吞进体内后,幻青青才撤去了幻阵,把神魂返回了躯体。

幻阵撤销以后,小飞驼也很自然魂归故躯。到了这个时候,它才发现,妈妈的躯体竟然变了。它还仿佛记得飞驼的样子,因此才会有此疑问。可随即便又将这个疑问抛在了脑后,妈妈的长相很重要吗?只要妈妈对我好,只要她是我的妈妈就行了呗!管妈妈长成什么摸样呢?

小家伙于是又兴高采烈起来,屁颠屁颠的扭着硕大的身躯来到青青旁边,伸出大头亲热的挨擦着妈妈的粉颊,一口一个‘妈妈’喊得格外兴奋。孙胜己和婷婷却是看的目瞪口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