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有你
作者:天外游云 更新:2019-09-25

鞠躬,这只番就别转了吧。

~~~~~~~~~~~~~~~~~~~~~~~~~~~~~~~~~~~~~

车子和那两个人擦肩而过的时候,顾北诧异的扬起了眉毛。不可能认错,果然是他。后视镜里,小初挠了挠头,四下看了看,站在旁边的女孩笑着说了点什么,两个人一起往餐饮区去了。这个时间的长安街放眼望去就是一片车海,前后车距不足十公分。顾北的车子停在那里汇不进主干道,视野里的人倒是很快没影了。他的车上坐满了五个人很热闹,大家七嘴八舌的讨伐北京恶劣的交通环境,声音里都是下班后聚会前的轻松愉悦。坐在副驾驶位上的男孩不住的回过头去和后排座上的女孩们斗嘴,一会儿又沉不住气的扭回来关注面前的车流,就像刚刚学会捕兔的雏鹰,目光犀利,在地面上寻找每一个机会。

身边的男男女女都是顾北的同事,放在哪儿都是人尖儿,那个人就完全不同。如果是小初坐在这个位子,他总有些话要说,最近做过什么手术。看了什么有趣的电视。在教室和同学一起吃饭,本来关系很好的两个女同学因为支持不同的快乐男声居然从辩论变成了争吵。谭一冰的未婚夫要出使某小国想在走前结婚,以后方便探亲,学校死也不批,原因,学校规定大七以上,双方年龄相加大于五十才能申请结婚。谭一冰哪一条都不符,跑到教育处大闹一通回来抱着小初哭。这不是眼看要一别经年?顾北专心开车,听小初说话,从来不打断他。有时候小初说着说着没了声音,转头看看,原来是已经睡着了。顾北想着有点心疼,他越来越忙,小初也越来越忙,两人能放下一切出去走走玩玩的时间越来越少,所以每次好不容易凑到一起,小初就很喜欢粘着他,象个小孩一样。

到了订好的小馆和分头到达的另外两批人会合,不知道是哪个老饕挖出来的地方,门脸很不起眼的火锅馆,在劈柴胡同还往里去的一个小巷道里,羊肉和酱料却出奇的美味。锅子里的水开始沸腾,水雾袅袅,周围的人兴致勃勃的开着玩笑,打闹似的争抢食物。顾北有些心不在焉,他还在不断反省。

两个人在一起很多年了,或许是因为小初一直在上学,自己也下意识的把小初和外面的世界隔开的缘故,和小初相处总有一种岁月凝结不动的感觉,顾北还是原来的顾北,小初还是原来的小初。可是今天才发现原来小初走在外面也已经是一个会引人注目的英俊青年,也会有娇俏女郎对他眉目含情希冀着在他肩上依靠一生。这个变化是不是被自己刻意忽略了?小初安静恋家,除了和朋友外出之外,几乎每天下班后就足不出户。顾北忙起来完全顾不上他,他也从来没有怨言。不表示不代表不存在。有一次顾北出差,在外地迁延很久。完成工作以后他实在不想再多停留等机票,直接从青岛开车回北京。进家门的时候差不多是凌晨,听见门口的声音,睡眼惺忪的小初扒着大藤椅的靠背往玄关看,一眼看见他就扑过来。小初身上穿着顾北的睡衣,明显大一号,手脚都露不出来,走两步就脚底瓣蒜,还好栽倒的时候有个温暖的胸膛接着。顾北心口又酸又涨,不由自主的微笑。哎,这孩子到底是让人省心还是费神啊。坐在他身边的女孩好奇的问他,你想着什么了,这么高兴?说出来让我们也听听。

在想我家里的,我不在他不好好吃饭,顾北低头看看表,才落座五分钟。傻孩子不知道在干什么。

家里的?好亲热啊,你结婚啦?大家都有点愣,眼珠子转过去看顾北的手指,空的。

我家里人叫他小神仙。顾北笑。

小神仙这个名字是叮叮当当起的。就是那天,小初冲过来巴在他身上,粘着不撒手。这么久没见后来当然都有点失控了。第二天上午,叮叮当当学完琴过来玩的时候,顾北还没能把害羞的人从被子里挖出来。小朋友都喜欢小初,听见赵哥哥病了,立刻垫起脚尖,蹑手蹑脚的走进卧室去探望病人。小初没有体力陪他们玩,在床上装睡。

叮叮看着小初红红的脸,像模像样的伸手摸摸他的额头,又摸摸自己的,很权威的对弟弟说,赵哥哥发烧了。

当当也凑过来,小胖手在小初脸上安慰似的抚摸。赵哥哥真可怜,我们应该带他去找妈妈。

赵哥哥没有妈妈。他只有舅舅,没有妈妈。

你胡说,小蝌蚪都有妈妈。大家都有妈妈。

你才胡说。赵哥哥是天从而降的神仙,神仙就没有妈妈。

顾北在门口听着两个宝宝声音越来越大,走过来看。

那他要是神仙,怎么还生病呢?当当不服气。

叮叮眼珠一转,倒下来在小初肚子上听了听,说,啊,我知道了,那是因为赵哥哥肚肚里有了小娃娃啦!

顾北赶紧把两个闯祸精一手一只丢给保姆带回家去。那天到底用了多长时间,说了多少甜言蜜语才把小神仙从被子里哄出来?顾北拿起杯子喝一口,嘴角掩饰不住笑意,再看看表,十一分钟,他觉着坐不住了。小神仙有点傻气,今天看着象是被人算计着单独约会去了,真是怎么想怎么不放心。

周围的人各样心思,刚才同车来的男同事努力调动气氛,他故作深沉,一本正经的考问大家,有谁知道不?《孔雀东南飞》里的小官吏焦仲卿是怎么死的?

顾北一乐,这人一向有点歪才,最近惦记上同组一个mm,正一个劲儿想引起人注意呢。果然,那女孩追着问,不是上吊死的吗?不是吗?当然不是了,顾北暗暗同情了一下,站起来和大家告罪提前走了。众人拦不住又不想轻饶了他,连着灌了三杯才放人。

小初急急忙忙的赶回家,到了楼下先仰着脖子往上看,自家窗子是黑的,四下找找,车子也不在。顾北晚上也有饭局,可是毕竟比出差好太多了,不管多晚,他总是会回来的。小初脚步不像刚才那么快了。他想不如就在门口等,从顾北进了街口就能看见。正琢磨着就有人拍肩膀,这一看不是顾北是谁?

小初咪咪笑,我怎么没看见车子?

留给同事了。顾北拉着小初没有回家,往繁华路上走,很快就上了长安街,一路走到建国门桥上。附近的草地上是跳舞健身的老人们,桥下来来往往川流不息的车流,远处高楼林立,家家户户灯光流泄有如繁星点点。小初喜欢这个地方,偶尔半夜睡不着,顾北半夜陪他出来走走,往往就走到这里,吹吹风,看一会儿车,回去就睡着了。顾北说他有点象叮叮当当小时候,晚上不睡觉,只有放到车里才能睡着。姐夫和姐姐常常半夜带着两个宝宝在郊外飚车,姐夫笑说就是这样才把北京逛遍了,可惜白天什么样都不晓得。有时回家路上已经见了晨光,回头看看睡的香甜的母子三人,这种感觉就是幸福。顾北看小初,小初也正看过来,笑。

买一只雪糕递过去,小初拿着慢慢吃。一边吃一边说,今天吃了好多甜的。

晚饭吃什么了?

哈根达斯。

好吃吗?顾北眉毛结在一起。

一冰说要是便宜十倍算好吃了。

她今天也去了?

不是,她和男朋友以前去的。呵呵,真的很甜。我觉着甜的东西最好吃的还是小时候喝的果真。你喝过吗?橘子味儿的。晚上家宝肚子饿就兑给他喝,热热的,甜甜的,闻起来就很舒服。

果真?顾北脑子里那点疑虑忽然就飞走了,请小初去吃哈根达斯的女孩大约不会知道傻孩子心里在想什么。他笑着问,你们科里吃饭怎么定在那种怪地方?

不是科里,是我弄错了。是做体外循环的技术支持请客。她说今天是端午,请大家聚聚。不知怎么,等我去了别人都没来。然后她就提议去吃这个冰淇淋火锅。其实,我都没吃饱。小初下意识的揉了揉肚子。顾北在他头上拍一下,顺手把他手上剩的半支雪糕拿过己吃。小初看着他,又可怜巴巴的瞅瞅街对面的招摇招牌。顾北熟悉的很,不就门口坐个小丑,专卖垃圾食品的那家店?他故意装着没看见,拉小初往家走。赵小初有点不明白,一步三回头,家那边可就没有啦。

回到家,顾北变戏法一样变出一盘粽子。碧绿的粽叶铺底,上面是一口一个的迷你粽,白白的,糯糯的,冒着热气发出一股清香。沾一点白砂糖,两口一个,小初吃的不亦乐乎。顾北暗笑,想用美食来骗走傻孩子,怎能不来这边取取经?

你们今天去哪里吃饭啊?还有这么好吃的粽子,这米真香!小初把手里的粽子举到顾北嘴边上。顾北就着他的手咬了一小口。

好吃吧。回头记得表扬啊。这是我妈做的。

小初的喉咙被粘住了,顾北拍他的后背给他顺气,接着又说,周末回家吃饭。

小初手里的半截粽子也滚到地上去了。他睁大眼睛看着顾北。顾北把他拉过了搂在怀里。两个人的体温揉在一起,感觉身体好像要融化掉了。

我回了趟家,跟他们说,周末我和你一起回去。

然后呢?小初小声问。

然后,我妈给你带的粽子。特意挑的都是没馅儿的。因为叮叮当当说,赵哥哥喜欢馒头,不喜欢菜馒头和肉馒头。

跟不跟我回去?

真的能去?小初忘记自己一双糊涂手,抓了顾北的衣服紧张的看着他。顾北在他嘴角亲一下,真的。

今天从饭局早退,不知道为什么忽然有了冲动直接先回了家。父母正在书房,顾妈妈正在画画,顾爸爸随侍一旁,研墨添纸。顾北一头冲进去,对着顾爸爸说,爸,我想带个人回来。

顾爸爸专心看画,随口说,哦,你妈没意见,他妈没意见就行。

顾北傻了。他,没妈。

顾妈妈走过来把脑子忽然故障了的儿子带走,顺手打包大批吃喝物资给哄出门去了。这么丢人的事怎么能说?小初嘴边的糯米粘住了顾北,两个人胶着。去不去?去不去?去不去?那边不能说话,拼命点头,鼻子碰着鼻子,额头碰着额头。

夜深了,小神仙精疲力尽。顾北抱着他,用嘴唇数他的手指。虽然两个人都不在意形式,或许还是应该买一只环戴上。就像圈地,表明所属,那样就不会再有人偷偷请吃饭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