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3辑——灰飞烟灭
作者:等天地梅花开 更新:2019-09-25

灰飞烟灭,灰飞烟灭是什么意思谁都明白,便是消失不复存在,连地界都没有生存的地位。

“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让你灰飞烟灭?我不会走的,以后还可以投胎……”朱雀的心很酸,这个做姐姐的怎么对得起妹妹。

紫言的话已经变得哽咽了,她知道她的姐姐倔强得很,但是这是她最后的一个愿望,“姐姐,能和你还有小张、还有沈姑娘一起冒险,紫言已经满足得很了,我本来就应该葬身王陵,这也是我的归宿,为了你们灰飞烟灭,我也愿意;记得那只蜻蜓的故事吗,我愿意做那只蜻蜓,守候在姐姐的身边。”

朱雀摇了摇头,这是那感到最心酸的一刻,从来没有过这样的难受,只有她的妹妹会惹起,“你为了我牺牲了这么多,姐姐怎么可以如此自私?”这样她对得起死去的父母吗?

“这一切都是注定的,知道吗姐姐,当初盗梦的时候,我最后做了一个设定,便是让我拥有那无穷的力量!”说完紫言便使出了身上的能量,一举将他们推了出去,“带上楚天河,离开这里!”

这股力量很大,大到无法抗拒,大到没有一点办法,三个人和一个躺着的楚天河便这股莫名的力量推了出去,推得远远的,出口近在咫尺,而后面的锁魂楼却在一点一点要塌了下来。

“不…紫言,不…你不能这样……”朱雀想要回去,但是后面的岩石却在坍塌,已经回不去了。

“师姐……”从来没有看到朱雀如此的难过,花弄月和沈月新都不知道该如何安慰,但是再不加步离开,谁也走不了。

“她为什么总是那么傻,为什么总要为别人考虑周全?”朱雀的腿提不上来,根本就不想离开,不想离开紫言。

紫言是这辈子花弄月见到的最美好的女子,花弄月难道会比朱雀更加好过吗,那个美丽的女子到底需要多慷慨才能够在心里留下一丝平静?“我不知道,但我知道如果师姐再不离开,那便是辜负紫言的一片心。”

朱雀后头来,看那个站在废墟之中的紫言,看最后一眼,无奈地站了起来,艰难地离开;花弄月扶起了晕迷的楚天河,带着两个女子朝向那光明的出口跑去。天旋地变,锁魂楼坍塌了下来,出口近在咫尺,已经好久没有见过那样的光芒了,眼中似乎都被那光芒所包围,看不见一切,不知道自己是在梦中还是现实……

看着他们安然离开,紫言的心情平静了下来,锁魂楼坍塌了,孤魂野鬼没有地方可去,而自己也将要灰飞烟灭。紫言开心地笑了笑,那种美丽而充满自信的笑容是发自内心的,姐姐,你能够开心地活着便让我心安,我已经满足了,这一身能有疼爱我的父母、亲爱的姐姐、让我动心的玄武、朋友一般的沈姑娘、姐妹一般的青羽、疼爱我的赵恒、兄长一般的冷大哥,我已经满足了,即便是灰飞烟灭也不可惜。

这里是哪里,是梦境与现实交界的地方吗,是谁将这个地方变得如此皎洁,又是谁制造出如此如梦如幻的世界?花弄月感觉自己漂浮在云丛中一般轻盈而舒坦,从来都没有如此心安地休息过,好从容,在这个地方能够非常安心地睡个够,不用理会别的任何事;世间的一切都是浮云,跟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这一刻便只有这种安心的感觉。

“小张快醒醒、快醒醒!”耳朵谁人在吵闹,谁人不停地在嘟囔,真是讨厌,还想多睡睡。

不对,是沈月新!花弄月立刻醒了过来,张开了双眼只看到沈月新在自己的面前晃来晃去,拉着他赶紧起来。

这是在哪里,花弄月快点起身,是在船舱,而沈月新就在自己的身边,一切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我们这是在哪里?”好像从梦境里面跳出来一般,但是那记忆中的一幕幕都在重映着,幻灯片的剪辑,让他不得不敢相信梦里面所发生的一切。

“船舱啊,你都已经睡了好久好久了,好不容易才醒过来!”沈月新倒是很自在,什么都没问,“朱雀姐在船头,说差不多要到了。”

“到了,到哪里?”

“当然是到杭州了,小张、你不会是睡觉睡傻了吧?”沈月新很吃惊的样子,不知为什么花弄月说的话好像跟自己根本就不在一条理论线上一般。

原来是这样,到杭州、那前面所发生的一切呢?花弄月一动却被搁了一下,一看才发现一把利剑在自己的身边,剑鞘都藏不住那剑身的锋利,一看便是把神圣无比的利剑。

“这是什么剑,什么时候有的?”沈月新很好奇,什么时候旁边多了一把剑了,她一点都不知道,拿过来打量着看了看。

“你都不记得了?”这次换到了花弄月觉得奇怪了。

“记得什么?”沈月新不解……

看沈月新的样子不像是装出来的,难道她真的都忘了,“没…没什么。”

走到了外面,看起来好像还置身海洋中一般,这甲板上看到的一切是如此真实,绝对不是梦境了这一回。

“看,那是什么,好漂亮的动物!”看到海上腾跃起来的海豚,沈月新仍然是激情昂溢。

“那是海豚!”

“哇小张你好厉害,这海上的动物都知道!”沈月新看起来很崇拜着。

“因为曾经见过……”朱雀不知何时出现在他们的背后,看着他们轻轻说道,“已经快到杭州了,马上就能上岸了。”

看朱雀的样子那一切都不像是自己臆想的,再说手中这玄武剑又是何来?“那一切都是真的吗?”

“真的又如何,假的又如何?不如当作过眼云烟……”朱雀倒是很坦然,但是紫言却是她放不开的心结。

“那她怎么什么都记不起?”花弄月指了指一边看海豚的沈月新,问道。

“你们说什么呢?”沈月新转过头来看两位,用嘴巴舔舐了手指,迎在风中,开心地说道,“风是从那面刮过来的,我们要到杭州啦!”

这倒是很有趣,她竟然还记得这个,“你怎么会这样识风向的?”

“不知道,”花弄月这样一问倒是不知让沈月新说什么,“忘记了,”真的忘记了。

花弄月叹了一口大气,忘记便忘记吧,再说这一路上的事对她来说留下了不少阴影。看着前方蓝色的海洋还有天上的白云,海天相接的地平线,花弄月倒是有个有趣的问题问朱雀“不知道楚兄现在如何了?”

朱雀摇了摇头,淡淡一笑,一起看着前方。

ps:上面的乱扯纯属胡扯,没有科学理论依据,下面又回到了武侠篇来,重要的一个章节《血魔宫喋血》,也要跟傻傻的沈月新姑娘说拜拜了,花弄月同学可要顶住啊!而那个楚天河,如果梅花开要接下来写文,那他一定是主角。

“我怎么了?怎么会在这里?”楚天河张开了眼睛,发现自己竟然躺在病房之中,这白色的被子和重味的酒精便知一定是在医院中。

看护的小菁看到楚天河醒了过来,终于一颗心落了下来,体贴地帮他擦拭,笑道:“看到你醒过来我就放心了,天河你一定是平时训练太劳累了,叫你不要这样卖命嘛,害连你的兄弟们都担心!”

是平时训练太多了吗?“那我是怎么在这里的?”

“你不记得你今天去博物馆的时候吗,然后你竟然倒在了两半剑的中间,吓死我们了,连教练都被你吓到了,说以后不能让你这样拼命训练了!世锦赛就在眼前,你可要好好保护自己的身体!”小菁是个温柔的女孩,可疼爱她那个男朋友了。

原来是这样,那梦里面的那一切都是什么,花弄月、朱雀还有沈月新,他们都是谁,为什么脑中的一切挥之不去?楚天河看了看自己的腿,是前几日训练留下来的伤,但是手边这小小的烫伤又是什么,自己什么时候被烫伤过了吗?